戏曲图像与现代气息——读李垚近作有感

TIME|2014-01-10 02:19:30
32
   

周渝

李垚寄来她近作的照片,让我回忆起以前一同读书的时光。我和李垚很早相识,当年一道在南师读博,她跟随范扬先生,我跟随曹意强先生。学习之余,我们几个总喜欢去她那看她画画。李垚的国画不喜欢一味的摹仿某家某派,而是敢于在借鉴传统的基础上进行大胆创新。我曾见过她早期的小品人物系列,深得传统笔意,但更令我眼前一亮为之惊艳的,则是其后一系列带有现代气息的女性绘画。李垚的现代女性绘画中总是透露出一种无法言状的张扬与冷艳,她喜欢用蓝色、紫色,喜欢大画幅的黑色。在背景与细节处理中,喜欢将国画效果与版画拓印的样式结合在一起,使画面充满丰富的层次感与独特的意境。有时候又喜欢营造一种朦胧梦幻的效果,好似本雅明所说的那束灵光,从遥远的地方照射过来,穿透纸面,直达人心。李垚非常喜欢表现女人体的美,这种美绝不是柔弱女子纤纤玉手的造作娇柔,而是一种肌肉与骨骼的铿锵刚烈,透露出男人气质的磅礴与硬朗,我想这和她爽快的性格和对生活的细腻观察有着紧密的联系。

但这次李垚的新作《以伶为伴》系列却又是另一番风味,以国画笔墨抒写昆曲浪漫,让人眼前一亮。虽然整个系列依旧采用的她最喜爱的蓝色、紫色、黑色,但线条却显得更加柔和、沉着,透露出一种内心的宁静与满足。戏曲绘画并不是一个新鲜的事物,民国的关良、林风眠,当代的刘令华、张继东,都是将戏曲元素融入油画创作的典型代表。国画戏曲人物则大都采纳传统笔墨技法,线描或小品的形式,虽不乏精彩,但总欠缺些时代气息与创新意识。李垚的作品大胆的对此进行了突破,看似传统的国画笔墨,但给你的感觉却带有着一种潜在的骚动与暧昧。香闺春梦、画眉弄妆、三寸金莲,将昆曲中的典型元素放大而凸显出来,看似情色又不那么情色,看似暧昧又有些许小清新。这种不一般的视觉刺激让观者不由自主的循着图像的指引想象戏曲的文字:“如花美眷,似水年华”、“小园香径,寒霜满地”,回味着舞台上人物动作的一颦一笑、水袖云手。传统的戏曲图像在李垚的手下被赋予了现代的气息与内涵。她不因传统而束缚自己的创作灵感,而是努力探求戏曲图像的现代性表达,传统昆曲需要现代气息,传统的戏曲图像也应带有现代性,这种图像不应只是一味的做昆曲表演的摹本,而应该有着自身独立的品味与本体。在当代的读图时代中,戏曲图像作为一种视觉文化的载体,一方面作为一种绘画本体的载体而凸显自身的艺术本质,另一方面应该作为一种艺术传播的媒介而成为传播传统艺术与现代精神的通道。波德莱尔曾说过:“现代性一半是永恒,另一半则是瞬间”,作为一种传播媒介的戏曲图像其自身就处于一种不稳定的状态,人们在欣赏它的时候一方面会想象那些优美的曲词文本,另一方面会想象那些优美的表演身段,甚至耳畔还会回荡某些经典的唱段唱腔,就好像我们欣赏李垚的《以伶为伴》系列一样。由此,现代的戏曲图像成为“文本——图像——表演——声音”这一艺术传播体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也成为视觉文化中的传统艺术走向现代的最为便捷的道路。

因此,当我看到李垚的近作,我感到一阵阵的激动,这种激动不仅仅是对其作品自身表现的赞叹,也在于由其图像而生发出的戏曲表演的回味,更在于看到一种具有当代气息的传统与现代的有机融合的范例出现。李垚起初从传统入手,到后来的个性张扬,再到现在的平静与深度思考,这种过程本身不也正体现了中国传统艺术现代性的必由之路么?期待她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周渝,美术学博士,现任东南大学艺术学院副主任,东南大学艺术学院艺术学博士后。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