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 桑火尧:我不愿做一头困兽

TIME|2016-05-30 14:52:56
264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内容简介】: 2016年5月29日下午,当代水墨艺术家桑火尧全新个展“桑火尧与罗斯科:色度在呼吸”在杭州人可艺术中心开幕。本次展览由哲学家、知名艺术评论家夏可君博士担纲策展,人可艺术中心共启用三个展馆,集中展示当代水墨艺术家桑火尧自2012年到2016年间所创作的四十二幅作品。

“你的作品,我看了,是一种传统基础上的创新,有时代性、现代性。你的画有思想,空灵,空旷,空间感大,有张力。你的画有一种维度空间,有时空感,对艺术空间上的扩大,让人有很多想象力。有的人老是画一种形式,一个题材,不去开拓,老画一幅画有什么意思。你每幅画都有想法,都不一样的,这样做对的。每时每刻的感觉不一样,就应该让每一幅画有不一样的感觉。”吴冠中先生曾这样评价过桑火尧的画。

“桑火尧与罗斯科:色度在呼吸”开幕式现场

2016年5月29日下午,当代水墨艺术家桑火尧全新个展“桑火尧与罗斯科:色度在呼吸”在杭州人可艺术中心开幕。本次展览由哲学家、知名艺术评论家夏可君博士担纲策展,人可艺术中心共启用三个展馆,集中展示当代水墨艺术家桑火尧自2012年到2016年间所创作的四十二幅作品。人可艺术中心的“一号空间”作为本次展览的主展厅,展出了艺术家桑火尧在2015年至2016年间所创作的最新作品,其余两个展厅则对艺术家五年来的“桑式方块”创作过程做了全面的脉络梳理。

左起:夏可君、桑火尧、何勇苗

人可艺术中心负责人何勇苗先生致辞

本次展览策展人夏可君先生致辞

当代水墨艺术家桑火尧先生致辞

与此同时,人可艺术中心于5月29日上午举办了一场桑火尧艺术学术研讨会。 集中探讨了此次展览将桑氏当代水墨作品与著名抽象艺术家罗斯科的悲剧性、崇高美学做东西对比的初衷,探讨了桑火尧艺术创作在传承中国传统绘画笔法、用色以及虚淡文人传统的同时,兼顾现代性美学的重写以及跨文化延展的意义。

/ 桑火尧专访 /

我不愿做一头困兽

“离开杭州这么些年,这里好像还是以往的那些景象。”桑火尧靠在一张白椅上,手指圈住茶杯的边沿,些微转了头朝窗外看去。南方的梅雨不肯停息,夏初的树叶被浸染成深绿,湿漉的空气中漂浮着隐约的鸟鸣,穿过互相倾轧的树木。而冬日的蝉还未彻底醒来,等夏天走得更深一些,这里又该是另外一副模样了。

其实,杭州哪里没有变,急切的废除一些,又急切地修建。桑火尧经过西湖大道,新弄的柏油马路尚且发着油光,他说,到处在修,也不知在修些什么。

悠远的故事之一

要真说起不变,应说是他的心境始终是自己掌握的,旁的再如何干扰他都会自觉保持距离。倒不是隔绝,他有进入,但是是较清醒的进入,因此一种若即若离的状态便在自我与他者之间产生。

沉香燃了大半,顶上燃烧过尽后的灰白塌陷下来,在底端散落成粉。细长委婉的烟雾缓慢流动,从他面前划过,轻挥两下,他的面目重又清晰起来。他喝了口茶,抬头说:“我不愿过多的与人接触,与那些主流艺术家之间是若即若离的,同北京宋庄一些边缘艺术家同样如此。我想要的,是尽可能保持自我意识。而这,对一个艺术家而言很重要。”

一同来的姑娘跟他是老朋友,两人也是好久未见,笑着对他说:“桑老师,你瘦了好多嘛。”

桑火尧拍打了下自己的肚子,低着头同样笑了:“是啊,这几年去北京后瘦了,肚子也平了。”

在云端

谈起为何去了北京,他说:“人生最怕困守。我在浙江美术馆当了八年的副馆长,也算是待到头了。可人就像一条船,沉浮在大海中,海太大了,世界也很大,真正的码头是需要寻找的,而寻找的过程很有意思。所以,我去了北京。我需要脱离这个已然即将定型的框架,找寻新的可能。我不愿做一头困兽,而这一走,海阔天空。以后,我还会再走,也许到那时我还是现在的我,也许又是一个新的自我。谁知道呢,但这很有趣。”

桑火尧这一“找寻新的可能”的意识早在2000年就已开始,或者说是更早,这种念头便一直在他体内酝酿,而2000年则是一个比较明显的界限。他主要接受的是八大和石涛的艺术,笔墨、色彩都为极简,曾经也把文人画作为自己艺术追求的毕生理想,但在这过程中,也逐渐怀疑自己是否有可能跳出古人的巢穴抵达古人的高度。而答案是否定的。

远山

因此,他需要一个新的可能性。他始终认为艺术要有自己的语言并开始思考开创一个新的语言体系。他回忆道:“要确立自己的笔墨语言和个性风格是一个艰难且漫长的思考过程。现在外界对我的绘画有一个具体的认知,那就是‘桑式方块’。可以说,目前我的很多作品都是由块面的叠印构成的,先前还有参杂形象的,但现在则是更纯粹,形象在此完全消失,都归结都一个笔法,块面。无限的方块。”

问及他是否害怕外界会以一个固有化的印象来给他的绘画语言给予定义。他说“桑式方块”只是一个笔墨的形式、技法、风格和符号。重要的是它所要阐释的内在精神,不断叠加的块面如同一口深井,蕴藏着可以无限解构的东西,每幅作品都可以无限衍生,如同“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他期待新的东西在此爆发。而这就是境像绘画所具有的多种可能性的延伸。

迷踪

他重新倒了一杯禅茶,将茶壶放下:“对我而言,一个符号,能做一辈子,也是很幸运的事。关键在于我将不断推进,我可以用方块来做很多无止境的东西。”

他的块面语言会令人想起罗斯科,罗斯科曾说,有人在他的作品面前放声大哭,在他那里,厚重的悲怆倾轧下来让你无法躲避。而在桑火尧这里,画面上悲伤的处理显得更为温和、通透。而在两者之间,并非是横向的比较,而是对话式的气息的沟通。桑火尧说:“我的作品中也有内心的挣扎与压抑。罗斯科接受尼采的悲剧,而我的呈现的方式却是中国式的温文尔雅,并非在最初便猛然进入到极端痛苦的状态,它是渐近的,从而给人以内心的震撼,而这种震撼就是平静的思考。听起来似乎是一种悖论,但我恰恰想要表达的就是从平静抵达深刻。”

暗山访古

窗外逐渐清明,雨声开始稀落,话语声流入白墙。起身在他的工作室观看,地面如同广阔的黑夜,柔和的灯光让墙上悬挂的画作化成宇宙里的闪烁。原木结构的屋顶的角落处压着一块陈旧的红布,寓意平安。这里很少有人来,他希望自己在这里是孤独的。

他突然问,最喜欢哪幅画?

指向对面的一幅画,被严密的黑暗笼成,而在右上方,有一道白色的创伤,但并非连贯于整个画面,它戛然而至。

而此时,不知不觉中,沉香早已燃尽。

兀食

2016年5月29日

九月九的歌

秋山偶遇

眼前的故事与远去的梦之一

韶华

人世间

据悉,展览将持续至7月20日。

全球艺术网记者:柯兰兰  兀食

热门标签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