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上升的星——说油画家艾轩

TIME|2007-08-09 16:03:37
5
   
    艾轩,1947年出生,现在是北京画院的油画家。
    艾轩酷爱中国的古代建筑、绘画、雕塑和民间艺术,除广泛的兴趣外,在绘画的造境上他似乎更钟情于范宽和倪瓒的山水画。
    范氏的作品中表达“云烟惨淡风月难雾之状”中的朦胧、宁静和浩瀚苍茫,倪氏作品的“天真幽淡”和意境的深远凝静与艾轩的经历、修养与气质较为接近,他从他们的山水画上有所触动和感悟,并结合自己的艺术追求在油画实践中有所探索,也就是很自然的了。他的内心是孤独和凄凉的。这大概决定了他把自己的视角投向荒凉偏僻的川西地和西藏高原。关于这一点,他的朋友、画家兼评论家袁正阳有一段很好的描述:“在此之前,他已数次往返这些地方。仅仅出现于藏区风情的吸引,他画了些藏民肖像和草原风光。在一个寒冷的冬天,当艾轩再一次置身于冰雪皑皑的荒原时,他的内心被强烈地震慑住了。他感到寂静从四面八方向他袭来,他感到远方咄咄逼人的沉默。一股难言的孤寂感浸透他的全身。他仿佛置身于原始之初,凛冽的寒风掀动着枯萎的野草。冰块在脚下脆裂。从此,艾轩画幅里的那些藏民形象和景致开始慢慢地被注入新的意味。”(<艾轩和他的艺术>,《文汇月刊》,一九八九年五月号)
    艾轩之所以选择描绘川西草地西藏高原的人物和风景,还因为在八十年代初大陆艺坛普遍兴起了一种艺术语言“陌生化”的思潮,从题材内容到形式语言,以期用新的符号、新的媒介手段,表达新的观念,创造新的样式。作为乡土写实主义一员的艾轩,必须找到自己的立足点。在经过一段摸索之后,他终于在荒凉的西藏高原的人物和景色中找到了表达自我感受的素材,并经过自己的反复思考、琢磨和研究,把这种素材提炼为自己独特的语言。这样,在乡土写实主义的青年画家群中,艾轩走出了一条与众不同的新路。
    艾轩风格的最大特点是“借景抒怀“。他画西藏高原景色和孤独的人物,主要是抒发自己内心世界的感情,因此,他的作品与其说是西藏风情画,毋宁说是他内心的独白。那么,在这一幅幅画中,都有艾轩的影子。沉默无语和静静思考,无名的孤独渗透在画中人物的形象和画面整个气氛之中。独自一人在一望无际的草地、雪野、荒原,他(她)们的生活以及大自然,似乎皆要避开观众的视线。在极少的情况之下面对观众的形象(如《冻土带》)也用冷漠和陌生的眼光,静观这与他(她)们有隔阂的世界。艾轩在写实的物象中寄托了自己的思绪和感情,他用借景写情的方法,创造出一幅幅情景交融的、有意境的画面。
    艾轩风格的另一特点是他巧妙地把孤寂的抒情性与少许的神秘感美妙地结合了起来。本来,孤独本身即会有某种神秘性,在浩瀚的荒原中孤独,其神秘的意味就更浓。但作者始终不忽视人和自然景色的优美。即使采用奇特构图(如《说不清明天的风》)加强画面不平凡的效果,作者也不忘记给观众以审美的满足。所以,艾轩是用美的魅力把观众带进那有宗教情绪和神秘气氛的艺术世界里的。他的画有象征的意念(如《也许天还是那样蓝》《说不清明天的风》、《歌声渐远》),但运用的是“点到为止“的含蓄手法,似弦上之箭,引而不发,其征服力和感染力似更为强烈。
    艾轩风格中还有一点值得特别提起的,那就是他绘画语言的沉着与精致,这种绘画语言的求得,既与制作的技术有关,又不全是制作的技术问题。他把粗俗的生活往雅里面精心安排,著意推敲。轮廓线的分明,外轮廓的大效果,和由此形成的空间分割,轮廓内的微妙关系(质地感、色调的变化等)……这都使他迷恋和陶醉。但他处理得很谨慎和有分寸,既保有来自生活的感受,又赋予理性的秩序。当然,他尽量避免“做“的痕迹。(妮子)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