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写实派画家林一凡谈水墨画的国际化发展

博宝资讯
TIME|2010-08-19 17:41:10
136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博宝艺术家网:请您谈一下您的作品创作的经历和过程?

林一凡:由于我进行艺术创作主要涉及的是历史题材,其创作灵感来自已对生活和对中国历史传统文化的感悟及美感经验的丰富积累,因此我在进行主题思想设计、画面构图、光影设计、以及素材取材的文化背景上都要进行客观详实的考证,以求真实并符合逻辑的反映历史。比如:我以创作的《盛唐乐舞》系列的油画来说,这个题材系列的油画,从画面主题上看,涉及到唐代的服饰、化妆、发式、建筑、文物等元素,因此在有关这些方面的内容,我察阅了大量的文字和图片资料,包括实地观摩文物实物。比如,我考察过山西大同的云岗石窟,甘肃的敦煌石窟、曾候乙编钟,以求直观的感受在不同的光影和光照下,文物的色泽和质感以及逻辑结构的严谨。去过周庄、上海舞蹈学院、上海车展、拍摄过大照的舞蹈素材,和情景素材,以求创作的人物的外表形体极尽完美,人物的结构完美,以及光影幻化的出彩和大气。每创作一张油画,都要进行周密的构图调计,光影设计、服饰设计、素描稿的精细刻画。接着在用油的比例,辅助材料的选用、作画工序上,都有细致的选择和丝丝入扣的操作。以求达到画面效果温润、细腻、色彩丰富,细节精致,而画中出现的一些偶然效果往往是画面耐人寻味之亮,也为艺术欣赏爱好者展现完美极致的艺术境界。 

博宝艺术家网:我们再回到稍微相对宏观的话题,就是从文化意识的这个角度。您觉得未来中国的所谓的主流价值,是和西方的整个文化体系是形成一种融合的态势为主,还是以冲突为主要面貌?

林一凡:从文化意识的角度上看,未来中国的主流价值和西方的整个文化体系实际是一种文化交流的错位现象。这种价值意识既不能以中国的所谓主流价值取向做为做为完全的本土标准,也不能把西方文化体系以艺术形态输出一方的价值性判断作为绝对的国际标准。比如,在中国现代艺术史的开始阶段,中国艺术家和文化精英所呼唤的新艺术(现代艺术)的形式和观念并不是当时活跃在欧洲的后期印象派、立体派和野兽派等等,恰恰是在欧洲已经成为保守主义和学院主义的古典写实主义。而西方的现代主义则被视为和文人画同样颓废的没落艺术。就是说在某一个文化区域不再时尚甚至沦为保守的思想或者样式可能会在另一个区域成为时尚的现代性标准。这种价值意识错位既是时间性的,也是空间性的。空间性的错位指的是,处于同一时代的不同的文化区域,在共同遵循同一种价值或者样式的时候,会产生出截然不同的结果。比如,在二十世纪早期,俄罗斯前卫、意大利未来主义和中国左翼前卫艺术(受德国表现主义和俄罗斯版画影响)都分别支持俄国十月革命、意大利法西斯叛乱和中国的延安文艺,而这些激进的前卫艺术运动的最终命运却大相径庭——前两个前卫艺术运动最终被各自的极权国家所抛弃,而中国1930年代的前卫艺术却被吸纳进革命运动中并且在以后的几十年里成为国家艺术的官方象征。 

博宝艺术家网:现在的年轻人多关注一些流行或者通俗文化的东西。国家大剧院现在正努力地推广交响乐的普及工作,您觉得这种尝试会有一个比较乐观的前景吗?

林一凡:现在,世界交响乐事业的生存环境并不景气,而我国却处于上升阶段,新团不时涌现,演出场所相继落成,这确实令人兴奋。但是,在中国,交响乐的长期听众依然是少数,一些乐团虽然称作交响乐团,却不能坚持演出,有的水准很低,而且,中国交响乐创作的数量和质量都远远不能满足乐团的需要,与社会生活明显脱节,很多交响乐团的资金不足,所以,普及交响乐的道路还很长。 

博宝艺术家网:您如何看待水墨画在国际化背景中的问题和发展?您觉得水墨画艺术是作为一种文化精神在你的作品里延续?还是作为触发灵感的媒介?

林一凡:改革开放加速了中国与世界的交流,最先受到冲击的是都市,都市中的人们感受到了世界格局的风云变化,欣赏到了不同于民族特色的异域风情,同时,西方现代艺术的不断涌入也使中国传统绘画受到了强烈的冲击,西方现代流派在都市传媒的广泛介绍,西方现代、后现代画展在都市展览馆的频频出场,引发了中国水墨画家参与国际艺术潮流、与世界对话的意识。现代都市水墨画家们面对国际化带来的人们审美观念的转变,不得不开始思考传统笔墨的“前卫性”,力求给传统中国画增添全球意识,赋予传统笔墨以全新的时代意义,在把握民族文化和笔墨指向意义的同时,实现全球意识与寻根意识的交汇。八十年代“形式美”的倡导者吴冠中所选择的对律动、节奏感的表现既是形式上对西方现代派中抽象绘画的借用,也是艺术家在工业化所带来的更快的节奏感的自觉与不自觉的反映。而到了九十年代,实验水墨成为美术界重视的一个新话题。中国的实验水墨绘画是中国传统水墨、国外抽象艺术和都市意识三者其间作用的结果,它在运用西方抽象绘画理念解构传统笔墨法则和审美趣味中,找到了与都市直接相关联的精神表达。中国当代实验水墨画展,开始大量地出现在国内外的展览场所,也预示着中国水墨画这一传统样式,在实验水墨画家的们的新创下,开始了与国外现代艺术的对话旅程。水墨艺术的演进是一种必然,也与现代水墨画家采用都市化策略方式有着直接关系。当艺术逐渐从美术馆的经典宝座上走下来的时候,艺术家的表现角度和绘画语言的传达目的也变得明确、平凡,水墨画已走向一个自由开放的格局并为更多的市民所关心注视。需要警醒的是,当艺术以积极主动的态势介入消费文化之时,艺术的深层意义不能被流行风尚所消解;当艺术家成为商品的缔造者时,不能为了满足画商们的中产阶级趣味而降低艺术的格调;当西方后殖民主义话语的侵入的时候,不能为了迎合外国人的猎奇心态而滥用西方的文化符号和象征物。中国都市水墨艺术赖以生存的根本基础,不应当是某种图像的模拟或某种观念的被动植入,而是将现代语言融入画面以深刻反映当下水墨艺术的现实背景,用独特的笔墨语言启发人们对都市各种现状的思考,向大众强调着都市人生命本体的自觉悟性,强调在都市状态下人的行为和思想自主的重要性,使都市水墨艺术方式的存在具有不可替代的现实意义。这也是现代都市水墨绘画得以产生深度和强烈感染力的核心所在。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