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来笑拈梅花嗅 春在枝头已十分--品读书画家董治国

TIME|2017-05-18 10:51:57
272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有人说,临池作书的心境当于静夜。可不,在那祥和的时刻,夜之精灵款款地张开她那柔柔的羽翼,将白日的喧嚣全然隐遁在静寂中。月色如水,丝丝馨香就在其间轻轻地浮动了。如此良辰美景,何妨啜清茗一盏,铺素笺于条案,观古今于须臾,抚四海于一瞬,一任芦管盘虬,那乌金般的线条,仿佛从心间手端流淌而出,清便婉转,如流风回雪……

这一番颖悟,是从治国先生那里得来。

天命之年的治国,微黑的面庞平和而睿智,谈话间的语气坦然而从容。四十年来,他用书画艺术同这个世界发生联系,用笔墨宣纸来表达对社会人生的颖悟,客观万物经过他澄心静虑的抽象提取,并通过种种思维的沉积,最终形诸笔端,转换成极为凝炼、丰富的线条构架之美,从而赢得了无数读者的鲜花和掌声;然而他却依旧谦和、内敛,因为他深知,书画需要悟性,更需要甘于淡泊、清贫和寂寞的特质,那些追名逐利、贪欲无止的人是无法达到艺术的高深境界的,毕竟,真正的书画其实只是一种无名利之累、胸无尘埃的禅心之迹。

董治国先生艺术作品欣赏

董治国先生艺术作品欣赏

治国善作隶书、魏碑、行草。其隶书,取法木简与汉碑,分白赋黑,星列棋布,郁若宵雾朝升,漂若清风厉水,字里行间流露出作者特具的至性深情。其行草,糅合二王、李北海、钱南园,运笔有天马横空之意致,运意有老僧补衲之沉静,或简或繁,或浓或淡,酝酿无迹,随法生机,在每一点表现和曲折上都显露出了整体的理念和灵魂。

而治国的画,无论是迎风滴露的荷花,还是枝间腾挪的鸟雀,无论是纠缠萦绕的紫藤萝,还是云香鬓影的红牡丹,在他的笔下,都经历了倾心的演绎,或隐或显、程度不同地表现出了令人赏心悦目的情趣美,宛如一首首充满想象的抒情诗。

创作中的董治国先生

治国擅于作荷。荷花以她独有的风姿神韵、君子般的特质,备受历代文人墨客的吟赏和钟爱。曹子建《洛神赋》云:“览百卉之英茂,无斯华之独灵;结修根于重壤,泛清流而攫茎”;李商隐《赠荷花》诗曰:“世间花叶不相伦,花入金盆叶作尘;惟有绿荷红菡萏,卷舒开合任天真”。而荷花又与佛教有着不解之缘:其根如玉,不着诸色;其茎虚空,不见五蕴;其叶如碧,清自中生;更喜莲子,苦心如佛;谆谆教人,往生净土。因之,佛教有“花开见佛性”之说,这里的花即指荷花,也就是荷的智慧和境界。人有了荷的心境,也就出现了佛性。作为少林俗家弟子,治国常于禅寺盘桓,聆听高僧讲法,因而对荷花有着特别的钟爱。为了更好地了解荷花的原生形态,治国往往从书斋中走出,奔赴广袤的自然求证。每每篱落水边、荷塘藕榭,那一番接天凝碧的绿叶、娇娜吐芳的荷花,以及不蔓不枝的梗干,令他为之心折,为之击节慨叹,所谓会景而生心,体物而得神。于是,在治国的荷花图中,我们不难看到,他秉着一颗玲珑禅心抒写荷之精神,全然有一段真面目溢露于楮笔之间。

董治国先生艺术作品欣赏

我还拜读过他的一幅力作《秋实》,描绘的是一番石榴成熟的景象。彼石榴者,开口含笑,拱揖有情,遥望之,焕若隋珠跃重川,详而察之,灼若列宿出其间,垂光耀质,馨香流溢,全然把魅力和美宣泄出来,生怕辜负了她的惊世绝艳。在晨风吹拂中,茂密的绿叶舒展着肢体,隐隐地飘散着生命的气息。这时,有两只小鸟从半空斜着飞下,雀跃在枝头,并“叽叽啾啾”地啼啭,轻快、清脆、单纯,诉说着隐藏在绿阴绿阴中的秘密。原来,在冥冥之中,生命与生命本来就是互通的、关联的,而且是能对话的。

而他画的那些枝叶繁茂的竹,文静温婉,仿佛一首蕴藉美妙的朦胧诗。狭长的竹叶,飘逸、雅致地点缀在枝头。偶有微风过处,竹枝便轻歌曼舞起来。——来自尘世的人们,无论是情绪的纷杂,抑或心念的散乱,被这竹林间的静气轻轻荡涤过,心底里便有了一份润泽的清明。

我时常觉得,细细品读治国的艺术道路,才能更深刻地理解他的心灵。多少年来,在那些独自求学、颠沛流离的日子里,尽管没有如堵的追随者,没有拍手激赏的人群,他却用异乎寻常的耐心和持久力,触物圆览,拟容取心,于物象中拷问生命的本真;而一旦成为海上闻人,他却又淡然处之,不意在人前矜夸——因为他明白:一个书画家毕生的探索,何尝不是一种持久的自我发现与追寻呢?或许,艺术家可以征服所有的观众,但他无法欺瞒自己。因为,无论人们给他怎样的评价,最后真正的评判者,其实还是他自己。治国曾经非常诚恳地告诉我说,书画家成长的过程,犹如破茧为蝶,只有当蝶蛹挣扎着蜕掉所有的青涩和丑陋,才可能在阳光下幸福地抖动着轻盈眩目的翅膀。知天命之年,惟有挤出时间继续精研覃思,方能有所进境;至于浮名利禄,何必心有戚戚焉?

轩窗微启,听金蝉之曼唱;薰风落叶,叹篱菊之清芳。烦嚣之后复归平静,治国仿佛进入了艺术的又一新境地。

董治国先生艺术作品欣赏

此刻,在他置身的这条艺术坦途上,风和日丽,满眼苍翠,让我们衷心地为他祝福:

尽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遍陇头云。

归来笑拈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