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拍卖总结之一】近现代书画:“马太效应”下的潘天寿年

TIME|2016-01-06 16:48:58
25968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导语:偏偏就在这样一个艺术品市场深入调整期,潘天寿《鹰石山花图》拍卖成交的那个晚上,注定了潘天寿将会形成前所未有的讨论热点,同时在潘天寿所引领的近现代书画高地中,还有李可染的一席之地,两位画风、性格截然不同的近现代书画大师,因为拍卖行征集到博物馆巨制代表作,瞬间把近现代书画“拯救”于泥潭之中。

而在采访中,雅昌艺术网接触到的受访者中,“信心”一词是出现最为频繁的,尤其是当两件过亿元于潘天寿和一件过亿元李可染作品成功拍卖之后,最能让拍卖行长舒一口气,的确在近现代书画这一门类中,保证了超高标的作品的成交,就已经成功了。但是现在回头来看,在各大拍卖公司日场近现代书画拍卖中,普品的成交率和成交价就显得不是那么的尽如人意,对此,显然受访者们也心中知晓。

调整时期的“马太效应”

“这一年是深度调整的一年,在困难的整体经济背景下,艺术品拍卖行业的信心遇到挑战。不仅是拍品结构,整个行业结构也遇到了困难,已经到了不得不努力寻求转变的境地。嘉德大观之夜9.2亿元可以说是给了市场一个积极又积极的信号,我们很满意也很激动。”嘉德拍卖书画部总经理郭彤在接受采访时如此表示,但同时郭彤也表示,这场拍卖中,越来越让人感觉到,收藏市场正在面临着转型,藏家多年经验的积累,对于精品的追求和下手也是越来越狠。

2015年度中国近现代书画拍卖成交TOP10(注:数据来源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

2015年度中国艺术品拍卖成交TOP10(注:数据来源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

深究在这种转型和调整中,“马太效应”就是所谓的强者愈强,弱者愈弱,正如郭彤所言,近现代书画精品部分和前两年的疲软状态有所不同。在雅昌艺术网所统计的2015年度中国近现代书画拍卖成交TOP10中,超过亿元拍品有五件,占50%的份额,而剩下的50%中,成交价均超过了6000万元,其中潘天寿的《鹰石山花图》和《鹰石图》分别以2.79亿元和1.15亿元成交;李可染的《万山红遍》和《井冈山》分别以1.84亿元和1.265亿元成交;齐白石花卉工笔草虫巨制册页以1.15亿元成交。自此,潘天寿、李可染和齐白石三位大师组成2015年度亿元俱乐部。

潘天寿 《鹰石山花图》 2.79亿元  中国嘉德2015年春拍

而对于这样的振奋人心的亿元拍卖成绩,保利拍卖执行董事赵旭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大陆的书画藏家群体相对固定,开拍前我们的确会担心成交情况,因为今年股票行情低迷,但是从竞拍结果来看,不仅没有看到买家的犹豫,甚至买气还高于以往的几年,这一方面是得益于藏家的成熟,另一方面就在于拍卖公司在征集的过程中,对于质量和生货的要求越来越严格了”。

但是在这种“富的更富,穷的更穷”的状态中,我们也关注到中小拍卖公司在这种“分化”中的艰难对策,数量降低,质量把关,这是中小拍卖公司所一贯秉承的原则,但是在调整时期,即使是这样的原则也难以确保安全度冬。“比如传是拍卖,的确是需要我们去帮助的,在这样的情况下,能够正常的筹措举办拍卖会,实属不易。”资深藏家李笠在和记者的聊天中,经常提及这下中小拍卖公司的不易之处。

【2015年拍卖总结之二】名包、红酒、威士忌,轻奢策略的“轻井泽”现象

【2015年拍卖总结之三】现当代艺术:以“退为守”的良性调整

2014秋、2015年秋拍书画板块各拍卖公司专场与上拍量对比图

的确,尤其是近现代书画部分几乎进入到垄断中,2015年春拍以来,北京和上海的多家中小拍卖公司都选择了暂停拍卖,以期能够降低运营成本。而对于大型拍卖公司来讲,亦是这样的情形,尤其是日场近现代书画拍卖中,运营的成本怕是已经超出了盈利了,一个白天的拍卖下来,成交率超过50%都已经成为幸事,而为了聚集拍卖人气,拍卖公司在专场设置中,把重要的精品都集中在了夜场中,更加使得日场拍卖中无法保证高人气。

赵旭表示,“今年的经济形势不太理想,在征集阶段就已感受到这种艰难,不少专场在拍品数量上有所减量,比如近现代书画专场今年上拍700余件,同比去年减少三成”。北京匡时在本季书画板块的专场数量及作品释出量上均有所减少,由2014年秋拍的17个专场直接缩减为本季的7个专场,上拍量也有1767件缩减为1228件,降幅达31%。

李可染 《万山红遍》 1.84亿元  中国嘉德2015年秋拍

经历几轮的市场起伏后,藏家普遍回归理性,“名家”的“名品”之作更加一票难求,而许多依靠市场顶起来的并不算精品的作品价格下滑趋势,普品专场表现并不理想,现场落座率并不高。可以看出,买家对于市场的判断越来越专业,精品意识越来越强。正如郭彤谈2015年秋拍书画专场时说到“在目前的资金状况下,日场部分的征集接下来会更困难。普通拍品藏家看不上行家接不起,悬在半空中”。

李可染 《昆仑雪山图》 7015万元  北京保利2015年秋拍

对于今年的拍卖市场,北京华辰总经理甘学军表示,减量提质的调整是必须的,目前艺术品拍卖处于低迷阶段,平均的价位和市场需求都比较萎靡,在拍品难拍高价、藏家不愿出手的情况下,拍卖行对拍品的投放热情也必然降低。北京荣宝拍卖总经理刘尚勇也认为,“艺术品市场前期透支行情,导致泡沫加大,如果没有浮筹落地,不会有新的行情启动。而且,目前藏家结构也并没有变化,新经济下还没有形成新的藏家,就没有新的接盘人。拍卖行还需要针对老藏家的购买需求来提供拍品”。

2015年:潘天寿的“最佳期”

虽然正如上文所言亿元捂不热的市场,但是如同近现代书画部分的“大师板块”的轮换,继齐白石、张大千、徐悲鸿、傅抱石、黄胄、李可染之后,并且又是在中国近现代书画进入“水逆”期,潘天寿终于在今年迎来了自己的“最佳期”,让2015年成为名符其实的“潘天寿年”。在继李可染2015年度两件拍品过亿元之后,在上海嘉禾2015年拍卖收官战中,潘天寿另一幅《鹰石图》作,以1.15亿元成交,为潘天寿的持续火热添柴。

潘天寿

潘天寿作品上拍成交TOP10(注:数据来源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

在雅昌艺术网所统计的潘天寿作品历年成交TOP10中,数据显示,成交前四名均是成交与2015年度,并且成交价都超过了6000万元以上,而在2015年以前,潘天寿作品成交第一是其创作于1959年的《江天新霁》,在北京保利2011年秋拍中以4715万元成交,从2011年间开始一直保持潘天寿个人拍卖最高纪录,进入2015年之后,这一纪录四度被刷新,最终在2015年度定格在2.79亿元,而这也是2015年中国艺术品拍卖成交最高价纪录。

潘天寿  《鹰石图》 1.15亿元  上海嘉禾2015年秋拍

正如郭彤所言,潘天寿能够出现2015年的纪录,其实正是呼应了“马太效应”,不少拍卖行大幅提高了征集标准,以求降低流拍率,从而吸引各类买家尤其是大买家的兴趣。被称为内地书画风向标的中国嘉德秋拍大观夜场继续秉持“以学术引领收藏”的理念,在2015年推出代表作品,就有潘天寿的两件博物馆级巨制——作于1961年的《朝霞》与作于1964年的《劲松》——它们均是潘天寿进入艺术创作高峰阶段的作品。嘉德此举受到了买家追捧,两件作品皆以高价成交。

更加难得的是,在上海拍卖超过二十年的历程中,从未出现过亿元成交的作品,此次上海嘉禾秋拍中,潘天寿作品以1.15亿元成交,某种程度上提高了上海拍卖在整个大陆拍卖中的格局。

潘天寿作品2015年成交TOP10  (注:数据来源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

而谈及夜场潘天寿《鹰石图》的过亿“突破”,虽然未透露出神秘电话买家的身份,但对于成交价格,他表示是其预料之中:“原来我想着成交价可以到亿元,没想到落槌价就到亿元了,所以超出了我们心理预期一些,我原来想像如果能达到8800万-9000万,我们就算成功了,也许在高峰时期,这件作品拍到2-3亿都有可能,但是在市场不算好的情况下,所以这个结果还是很令人满意的。最终成绩也有所突破,潘老作品在上海过亿,特别是在今年整个市场不是特别好、整个经济萧条的时候,给了我们艺术品市场非常大的提振。从市场表现看,没有露过面的、精品还是受到藏家的关注,市场不缺钱,缺的还是生货和好货。”

2011年-2015年潘天寿作品上拍数量与成交比例柱状图(注:数据来源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

继续这一原则,在记者所统计的另外一组数据中,则更加凸显潘天寿2015年度上拍作品的质量,和以往黄胄年等所不同的是,在2015年各大拍卖公司所释出的潘天寿作品中,高估价的作品均成功竞拍,其中2件过亿元拍品,6000万元以上的拍品有2件,500-1000万元的拍品有6件。而如果这一数据放大来看,据雅昌艺术网数据(达标公司数据),从2011年开始,潘天寿作品共上拍305件,成交234件,成交比例76.7%。

迟来的“价格认同”

或许正如上海拍卖中迟来的亿元时代,对于艺术大师潘天寿而言,早已经应该有亿元成交的作品,他的艺术成就不逊色与任何一位亿元的艺术大师,在2015年的合力状态中,集中出现的潘天寿精品巨制,让这位艺术大师成为讨论热点,同时这个价格也是潘天寿个人价值的回归。

另外一个让笔者感到有所不同的是,和2013年度的黄胄年相比较,今年的潘天寿并没有占据每一家拍卖公司的封面,释出最多的是在中国嘉德,而黄胄年则是在2013年度占据了几乎所有的封面。早前匡时拍卖董国强在黄胄作品集中出现时表示,这种情况更多的是机缘巧合,比如黄胄基金会的集中释出,以及黄胄藏家的集中释出,几件重要作品同时出现在拍卖场,这会造成一种连环效应,推高作品价格。重要的作品如果明年或后年出现,肯定也能或取得更好的价格。

潘天寿 《劲松》9315万元  中国嘉德2015年秋拍

众所周知,潘天寿一生创作的作品数量并不多,潘天寿认为自己先是一位教育者,其次才是一位画家,因此,他将创作视为自己教育的一部分,对作品要求极为严苛,一遇不满便自行销毁。另外,潘天寿的应酬作品也极少。目前所知的潘天寿巨制多为博物馆和纪念馆所收藏,不可能在流通于市场中,所以一旦有《鹰石山花图》等作品出现,必将成为市场中争夺的焦点。

而今秋拍卖中的潘天寿作品《朝霞》和《劲松》则实属其创作高峰时期的代表作,其中《劲松》以9315万元被龙美术馆收入,《朝霞》以6900万元成功易主,这两幅作品均是潘天寿创作与1960年代,正值潘天寿在《美术》杂志上发表《谁说“中国画必然淘汰”》一文之后,创造力得到了完全的释放。

潘天寿 《朝霞》6900万元 中国嘉德2015年秋拍

正如雅昌艺术网所梳理的数据,从2011年开始潘天寿作品成交记录保持在4715万元,彼时齐白石张大千等大师的作品价格早已超过亿元,甚至是3亿元的天价,而难得在市场中释出精品的潘天寿在接下来的五年时间里保持了静默,终于在2015年得以凸显,和李可染共同撑起本年度拍卖的大旗,这样的结果或许有些迟,但就是在这样的调整时期,或许只有潘天寿可以“强者愈强”。

而对于中国近现代书画拍卖而言,2016年或许很难在出现如此的潘天寿精品,在藏家日益挑剔的当下,普品早已经证明了市场的规律,如何能够真正做到质量的把关,在藏家结构尚未调整的今天,是近现代书画想要继续称霸的重要所在。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