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铜器金币上的动物雕塑装饰十分丰富

TIME|2017-03-21 09:54:06
176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古时候,其实有很多怪模怪样的动物,现在这些动物到了青铜器金币上,虽然还是觉得有点奇怪,但是心底却生出一份这样也十分可爱的心情。

错金银青铜器是中国青铜器时代的一种特殊工艺品,它是把金丝、银丝镶嵌在青铜器上制作而成的。这种工艺运用在动物造型的青铜器上尤为精彩,在1981年发行的中国出土文物(青铜器)金银纪念币(第1组)中的错金豹和双翼神兽,采用金丝缕金、镶嵌等装饰手法塑造出的动物毫毛明显更为生动,从而增强了动物的灵动感。但是,“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错金银工艺出现得比较晚,在青铜工艺发展了一千多年以后的春秋中晚期才兴盛起来,随着中国青铜器时代的落幕,它只不过是一抹绚丽的晚霞。

席卧金豹 流光溢彩

错金豹青铜器,是在西汉工艺发展巅峰期下的产物。它于1968年河北省满城西汉中山王刘胜墓出土,通高3.6厘米,长5.9厘米,现藏于河北省文物保护中心。金银币中呈现出来的错金豹,表面光滑明亮、花纹光彩照人,就像刚刚出炉的新铜品,尽管少了些许古朴的韵味,但在金属光影烘托下,更能体现其外观的别致精美。

观币中错金豹四肢健硕,足如钢钩,集威武刚毅、矫健敏捷于一身,虽蜷卧着身体,但前足支撑前体,似乎随时一跃而起,颇具张力;其长颈直立,昂首侧望,微张的嘴巴里尖齿显露,圆目瞪视,状若咆哮,把豹的刚猛之貌表现得淋漓尽致。最为精彩的是豹身上那梅花状的斑纹,不规则而又不显得凌乱,精妙的错金工艺使得其周身流光溢彩,不但令此豹更具个性魅力,也增强了器物的艺术感染力。

币中错金豹席地而卧,静中寓动,含蓄的表达中暗藏着张扬,十分符合猎豹的习性,这是源于古代工匠对动物的细致观察以及对艺术精益求精的追求,表现出了西汉时期艺术创作水平的独特魅力。在观觉上,淡调的金属光辉柔和了错金豹的暴戾之气,使其看起来更像守家护宅的瑞兽,与古代青铜器以祭祈祥的性质相近,无形间延伸了其文化的底蕴。

双翼神兽 奇特想象

双翼神兽,是本套纪念币中最让人觉得新奇的青铜器。它的形象十分奇特:外表看起来有点像狮子,却又竖着一双翅膀,鸟不像鸟,兽不像兽,甚为怪异。再细观其形象:高高昂起的头上,怒目圆睁,巨口大开,利齿外露,长舌挺起,似在张口咆哮,凶相毕露;四肢弓曲,利爪如钩,力量感十足;

青铜器金币上的动物雕塑装饰十分丰富

前胸低伏,后臀高耸,长尾翘起,极富强健矫捷的力度美,形象富有极大的艺术感染力。除了外形的奇特,神兽纹饰也十分华美,镶错在其身上银片、银丝缕出了繁缛的图案,尤其背部的两个云中的鸟雀图案,更增加了神兽的神秘感。这种神兽在我国是首次发现,连考古学家也无法在古书籍中找到类似的动物,因此认定这是一个并不存在的动物。但不可否认的是,双翼神兽运用抽象、夸张、变形的艺术设计,将飞禽走兽的特点集于一身,令我们大开眼界,展示出古中山国人丰富奇特的想象力。

金银币中呈现出的双翼神兽,除了保持着原器的神貌外,由于采用了仰视的角度,使得神兽两肋之间的长翼呈舒展之状,作腾飞纵跃之势,似乎随时准备腾空而起,意态更接近远古神话中的风神“飞廉”。据说,风神“飞廉”身长长毛,并生有双翼,是一种善于飞走的神兽。因此,这个连考古学家也定不出名字的神兽,有人猜测就是传说中的 “飞廉”,是古人供奉的神祗。神兽身上的错金银工艺在现代铸造工艺的渲染之下,图案、花纹在器物表面沟槽明显,青铜的古朴凝重与金银纹饰的流畅秀丽交相辉映,形成了一种雅拙互见的艺术美感,体现了双翼神兽造型艺术和工艺水平的精妙。

古代青铜器上的动物雕塑装饰十分丰富,目前发现的鸟兽器的种类颇为繁多,如羊尊、鸟尊、猪尊、虎尊、鸮尊……等等数之不尽。这一类鸟兽形象仿生的青铜器皿对于铸造技术的要求远比其他几何状的器物要高,在当时生产技术并不高的情况下,铸造这些器物远不止是为了使用的美观,更多是反映一个时代的文化与信仰,从而形成一种独具时代气息的庄严厚重美。金银币中的青铜动物,不仅赋予了青铜器外在形式的华美与瑰丽,同时蕴含着神秘多彩的古人之音,等待我们去聆听,去感受。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