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唐伯虎:民间的与现实的

TIME|2007-08-09 16:03:37
10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唐寅,明代大画家,“吴门四家”之一。说起唐寅,即唐伯虎,可以说有两个人,即民间传说中的唐伯虎和历史上的唐伯虎,民间传说中的唐伯虎,浪漫得很;而历史上的唐伯虎,则是艰难得很。     先从民间传说中说起。     最著名的传说要算是“唐伯虎三笑点秋香”了,又有戏,又有电影。故事说的是风流才子唐伯虎看上了无锡华员外夫人的丫鬟秋香,一见钟情,但华家的深宅大院又使他没法接近秋香,于是就心甘情愿地将自己卖身为奴去华府当了一名伴读书童,由此引出了一段风流韵事。     实际上,这故事纯系子虚乌有。据考证,华员外,即华太师华察,比唐寅小27岁,当他中进士时,唐寅已经去世三年多了,唐寅怎么可能卖身为奴去华府(自然是中进士以后的华府)做伴读书童呢?至于秋香,则是成化年间南京的一个妓女,比唐寅大十多岁,与唐寅毫无关系,也根本不是华太师夫人的丫鬟。那么为什么编造这样一段以唐寅为主角的风流故事呢?这主要是因为唐寅后期生活上放荡不羁,是一位既风流倜傥,又命运悲苦的画家,人民既同情他,又调侃他,由此才把他纳入了故事的“人选”。     又如“唐伯虎给更夫作画”。故事说的是,有一天,唐伯虎出去访友,半夜才回来。他家住在一个巷子里,巷口有个栅栏门,一到天黑就上锁。唐伯虎在巷子门口喊:  “张老伯,请开门。”看门的更夫一看是唐伯虎,开了门。唐伯虎半夜归来叫门,也不是一次了,经常麻烦张老伯,因此,有一天,唐伯虎对张老伯说:“我准备送您一样东西,您看了一定高兴。”张老伯说:“什么东西?”唐伯虎说:“到时候您就知道了。”说完,便回家了。     过了十多天,唐伯虎用布包着一件东西来到了张老伯的住处,说:  “我送给您的东西拿来了。”说着打开布包,拿出一幅画,接着把画打开,对张老伯说:“这幅画送给您,您一定收下。”张老伯高兴得不知说什么好,只见画面上画了三棵竹子,每棵十二节,竹子顶上有一个小鸟,竹子根头有一蓬狮子草,草上有一个蝈蝈。张老伯连连称赞:画得好,画得好!     唐伯虎说:  “这画能帮你看更。” “真的?”     “还能哄您,您回去在起更时把画挂起来,您看着,小鸟往下跳一节,蝈蝈往上爬一节,您就打一更,小鸟往下跳两节,蝈蝈爬两节,您就打二更。这样,一直打到五更,您就把画收起来,小鸟和蝈蝈就能回到原位上。第二天起更时再接着用。”并且一再嘱咐:“一定要收起来,否则就会出事。”     张老伯一听高兴极了,回去一试,果真如此灵验。     过了一段时间,衙门里管事的人发现张更夫打更打的太准了,觉得奇怪,便把张更夫找来询问。张更夫是个老实人,一五一十地把这事说了出来。这管事人把这件事报告给了知县老爷。知县老爷下令要张更夫把画拿来给他看看。第二天,张更夫把画拿给知县老爷,知县拿出五十两银子,对张更夫说:“我赏给你五十两银子,你把画留下吧!”     张更夫没办法,只好拿了银子走人。     这县太爷把画挂在屋子里,第二天起床再一看,不好了,画面上只剩下三棵竹子,蝈蝈被小鸟吃掉,小鸟飞走了。这是为什么,这是因为五更时没有把画收起来。这故事当然也属于子虚乌有。     唐寅(1470—1523),字子畏,另字伯虎,晚号六如居士,吴县(今苏州)人。出身于商人家庭,父亲是酒店老板。唐寅自幼才华过人,29岁时赴南京乡试获第一(解元),次年赴北京 会试,主考官程敏政对他很欣赏,但命运却与他开了个大玩笑,与他结伴赶考的同乡徐经行贿买题事发,程敏政、唐寅均受到牵连,下了狱。结果程敏政被罢官,徐经被废为庶人,唐寅被罚为浙江小吏。虽然后来他的不白之冤得到澄清,但还是革去了功名,永不得参试。这是一个转折点,悲苦的命运开始笼罩着他,他不堪忍受如此凌辱,常常借酒浇愁;返回苏州,家人反目,妻子赌气回了娘家;他开始玩世不恭,并夜宿青楼,精神十分痛苦。为了排解內心痛苦,于明孝宗弘治十三年(1500)春天,开始了千里壮游,足迹遍及江苏、安徽、江西、湖北、湖南、福建、浙江七省,历时十个月。这次壮游对他的艺术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从此开始了他读书卖画的人生历程。 然而,落魄的生活又是何等艰难。唐寅一生先后有三个夫人,第一个夫人在唐寅25岁时去世;第二个夫人因唐寅会试案与唐寅离婚;第三个夫人知书达理,是位贤内助,对唐寅的后半生多有帮助。唐寅的大半生饱受着世态炎凉的滋味,这在他的《秋风纨扇图》中有着深刻的体现。此图中的仕女,手执纨扇,独立平坡,徘徊观望,脸布愁云。有自题诗曰:   秋来纨扇合收藏, 何事佳人重感伤; 请把世情详细看, 大都谁不逐炎凉。       诗情画意,寓意深邃,反映出唐寅饱经人世沧桑,郁郁不得 志的感慨。     唐寅画名虽高,到了晚年,生活更加艰难。明武宗正德十三 年(1518),49岁的他是这样形容自己的:   青山白发老痴顽, 笔砚生涯苦食艰; 湖上水田人不要, 谁来买我画中山。       名重一时的大画家落到如此悲惨的境地,令人同情,令人愤然。他,在如此境况下,只活到了54岁,就与世长辞了。     他的诗、书、画,均有卓越成就,尤其绘画,他于山水、人物、花鸟,均堪称第一流。他广学众师,博采众长,工写兼顾,兼容并包,独创一派;他那行笔秀润缜密而又有韵度的画风,独树一帜。


 


文章录入: 新画网   责任编辑: 新画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