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卷重遊锦江山----徐扬《南巡纪道图》新说

博宝资讯
TIME|2007-08-09 16:03:37
312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清圣祖爱新觉罗•玄烨在位期间,曾六次远赴江浙地区视察游历。高宗弘曆事事步趋乃祖,故亦有六下江南之举。他们祖孙二人的十二次“南巡”轰轰烈烈,前无古人,成为“康乾盛世”最为夺目的亮点之一。
  在没有摄影录像技术的古代,要留下皇家盛典的形象资料,全靠宫廷画师的妙手丹青。由山水大师王翚主笔的《康熙南巡图》煌煌十二巨卷,总长二百多米。《乾隆南巡图》承其体例,由著名宫廷画家徐扬奉敕恭绘:先于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进量绢本十二卷;越六年,再进纸本十二卷(著录于《石渠宝笈》续编)。创下中国绘画长卷之伟观。
  这卷《南巡纪道图》,是徐扬关乎乾隆南巡这一重大历史事件的又一件力作。它的本幅高28厘米,长1915厘米,较之《南巡图》要小巧的多。更为独特的是,作者采用截取景点,连缀拼合的“缩地”之法,将南巡途中经过的七十八处要地——自“京城”、“广宁门”起,至“苏州府”、“万寿亭”止——全部浓缩于一卷之中,而且是只写景,不画人。这在纪实性宫廷绘画中,实为创格。
  关于这件作品,有两个问题值得探讨:
  首先,徐扬为什么要画这卷画?曾见前辈专家撰文认为:“这件作品是为创作《乾隆南巡图》前期准备工作时所画的,与正图不同的是它将十二卷所途径的路程浓缩在一卷之中了。”这里需要商榷的是:《乾隆南巡图》上承《康熙南巡图》而作,十二大卷体例既定,为它做“前期准备工作”时,按十二卷起稿就是了。何必要费心劳力地先“浓缩”一下,过后再“伸长”为十二卷呢?再说,《南巡图》是以表现人物的活动为中心的,《纪道图》全卷不画一人,只写山川风物,城镇地标,明显地与《南巡图》的侧重点不同。因此,《纪道图》应是一件独立的作品,不应把它看作《南巡图》的稿本或附产品。至于它的创作目的,我个人的推断是:乾隆帝南巡归来,时常念及沿途所见的锦绣江山。《南巡图》为朝廷重器,将垂诸后世,不能轻易开卷;且其卷帙浩大,亦不便随时把玩。故命因绘画《南巡图》而对途中地理极为熟悉的徐扬,另外绘一卷“景观浓缩本”,供皇上万几馀暇“卧遊”之用。这个推断是否符合逻辑?尚望方家指教。
  第二,这卷画的题目,徐扬本已在卷尾明题“王道荡平图”。为什么在装裱成卷后,外签又改题为“南巡纪道图”呢?我以为,原题“王道荡平图”是徐扬从“颂圣”的角度拟出的。其含义有二:字方面意思是“君王所行道路平坦宽广”;深层意思是“朝廷仁德之政所向无敌”。以臣子的身份而言,此题可谓用心良苦,十分巧妙。但其缺点是未点出“南巡”之事,终令人有些费解。相比之下,“南巡纪道图”直奔主题,就要简截明快得多了。但此种口吻,似非臣下所应有——我怀疑这个题目是乾隆帝亲自改定的,识者仔细玩味,当不韪予言。
  这卷图的作者徐扬,名头不小。简而言之,他是吴县(苏州)人,字云亭,善画山水人物。1751年乾隆首次南巡至苏州时他恭进画册,被皇帝看中,令赴京供奉内廷为“画画人”。当年到职后即奉旨赏给月俸银十一两,与当时地位最高的画师余省、丁关鹏同等待遇。为了帮他圆科举之梦,皇帝还特许他以太学生身份“两试北闱”,可惜皆未考中。于是又“特赐举人,准其一体会试。”并于“丙戌(1766年)会试后,授内阁中书”(见清人《读画辑略》)。如此皇恩浩荡,圣眷优隆,自然不会没有缘故。徐扬作为读书饱学的江南才子,在政治头脑、文化素养和书卷气息方面要明显优于当时的大多数宫廷画师;而他娴熟、全面的绘画技能,又是一班词臣、贵胄画家难以企及的。因此,他不仅对绘制供皇室玩赏的风花雪月日常应制之作应付裕如,而且还特别善于构思和创作重大政治题材的写实巨制,以是深受器重。除上文提到的《乾隆南巡图卷》和《南巡纪道图卷》之外,徐扬的此类画作还有《西域舆图卷》、《平定回部献俘礼图卷》、《平定两金川战图册》、《虎神枪图轴》、《日月合璧五星连珠图卷》、《姑苏繁华图卷》等等。这些作品笔墨典雅工致,构图宏伟缜密,作者在浩繁的卷帙中呕心沥血,真实而艺术地纪录了乾隆盛世的军政大事和社会生活场景,热情讴歌了乾隆皇帝的文治武功。它们不仅是清代宫廷画之力作,而是早已成为清史研究不可或缺的图像史料。目前,这些画绝大多数都珍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中国国家博物馆以及中国大陆、台湾和欧洲、北美的一些著名博物馆中。像《南巡纪道图》这样存于民间者,真是稀如星凤。
  《南巡纪道图》当年画成后,曾经乾隆帝宸赏,钤盖了“乾隆御览之宝”、“三希堂精鉴玺”、“宜子孙”三玺,收贮于乾清宫。嘉庆帝又加钤四方宝玺,并将其著录《石渠宝笈三编》。二十世纪20年代初,尚居位于紫禁城中的废帝溥仪曾命陈宝琛、朱益藩、袁励准等人查点、鉴定宫中所藏书画,在登记过的真本上钤盖御玺。本卷首尾的两方“宣统御览之宝”就是此时所钤。本卷首次流出宫门,则应在此时之后。据杨仁恺先生《国宝沉浮录》第九章“《故宫已佚书画目》简注”记载,解放后的某个时期,《南巡纪道图》曾存放“在原社管局”(即“社会文化事业管理局”,今“国家文物局”的前身)。再后,它重入故宫,二十世纪80年代初被作为故宫博物院的藏品著录于“中国古代书画鉴定组”编写的《中国古代书画目录》中(编号京1-124,品名“王道荡平图”)。不久,为了“落实政策”,它再出宫门,重返民间。2004年现身翰海秋拍,以1980万元的成交价轰动一时。现在,《南巡纪道图》又被中贸圣佳公司征得,将于2007年春季隆重上拍。我有幸在该公司目鉴真迹,爰作浅说如上。归纳起来,这张画的重要价值大致有三点:
  1.作题材与清代重大政治事件“乾隆南巡”密切相关,表现手法独特,具有很高的历史文物价值和学术研究价值。
  2.作者为清中期一流宫廷画师,此卷又是为进御而作,殚精竭虑。因此它不仅是徐扬最精能的作品之一,也是以代表当时宫廷山水画的风格面貌和艺术水准,可以作为鉴赏家与美术史家的“标尺”。
  3.此卷钤三帝御玺,出两次宫门,经历曲折。它拥有《石渠宝笈》和《中国古代书画目录》古今双份官方著录,并被登入《清宫已佚书画目》,被多种论著提及。是流传有绪,赫赫著名之物。收藏的前景将十分乐观。
  我相信,《南巡纪道图》此次上拍,定会引起公私藏家的广泛关注。(故宫博物院古书画部 金运昌)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