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学何时“话西泠”: 西泠印社社史研究文论摘要

TIME|2017-05-16 23:04:09
7664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政府的批准、认可乃至庇护以及深厚的人脉背景, 使得西泠印社能够得到各方面的照应,能够应对多方面问题,社会威望大大提高。印社的合法性、权威性和抵御风险的能力无可比拟。

选取孤山为社址、推举吴昌硕为印社领袖,等于树起了近代印学的一面旗帜,营造了以孤山为中心的印学“主场”,巨大的磁力场吸引国内外印人名家纷至沓来,可谓得此一人,天下归心。

——摘自陈岩《印学何时“话西泠”——早期西泠印社社会接受史的考察》

印社的第一个建筑仰贤亭有两个特征:一是作为印学团体仰奉印人先贤之处,并立丁敬及二十八印人遗像摹刻嵌诸壁间作为栗主,这既是印社应有之义,也有附和孤山作为祀典之所的意图;二是在建筑物的命名上“博考志乘,追踪往哲”,并在孤山的古迹中找到依据。

印社早期社员以西泠印社名义先后两次呈文杭县知事,就实际管理及借用土地建屋的公祠提出保护,而杭县首任知事汪嵚一直与西泠印社早期社员交往密切并多次参加印社雅集、聚会,研讨印学,因此分别两次批文,并出具告示予以保护。

——摘自邱云《清末民初祀典制度变迁对西泠印社的影响》

就在仰贤亭落成的这年仲冬,西泠印社申请立案的文书上报到了设在吴山脚下古河坊街的钱塘县衙。创社的历史缘由及艺术传承,以及所在方位、名称、性质、职能等一干因由罗列细致。呈文很快得到了杭州府、钱塘县准予立案的批示。批文虽寥寥数语,亦无波澜,但对西泠印社来说,意义非凡。第一,创始诸君终于实现了梦寐以求的结社向往;第二,明确西泠印社具有官府认可的社会组织的色彩;第三,官府确认和支持西泠印社坚守的文化艺术属性;第四,西泠印社初步实现了长久立足的深谋远虑。

——摘自王佩智《早期西泠印社持有官府批文的意义》

热门标签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