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买家占半数以上 中国当代艺术确实形成国际市场 张晓刚继续创高价 〈血缘系列:三位同志〉以2,112,000美元成交

TIME|2008-05-06 12:37:12
32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纽约苏富比中国当代艺术拍卖主管张晓明)

  2007年春季纽约苏富比中国当代艺术拍卖,3月21日上午10点在“众目睽睽”之下正式开拍,311件拍品,达到76%成交率,总成交金额为25,348,600美元(2006年春季的总成交金额为13,228,960美元、秋季为18,165,920美元)。因为2006年春季首拍的爆棚状况轰动一时,让纽约苏富比的中国当代拍卖备受关注。而2006年秋季的拍卖,虽然只相隔一季,但场面却已经冷静很多。好的买得好,一般的就少人问津。之前的一热一冷,让大家格外期待07年春天的这第一拍。结果是什么样?接下来的香港和北京、上海,可都等着呢。所以,纽约苏富比此次也格外重视拍前的预热工作,在18和19日两天的晚上连续举行预展酒会,请客人们暖暖身,提提神,摩拳擦掌进入状态。酒会上的客人,西方的占了大部分,说中文的中国人并不多。

  21日的拍卖,气氛冷静而紧张。现场依然是金发碧眼的西方人占多数,中国人甚至没有一半;仔细看有赵旭与北京保利的工作团队、林松、唐炬、马芝安。而后来的观察发现,现场举牌的人也并不多(中国人更少)。高价作品几乎都是电话竞投者买走,尤其是苏富比说英文的电话委托席的工作人员格外忙碌。可以推测,电话那边的客人也是说英文的西方买家吗?怪不得他们电话委托要设置20余个席位,除了拍卖厅出口的那边空出来,其余三面都是委托席环绕。在上午的重要作品拍卖时段,一度出现现场看客齐刷刷看委托席之间英文竞价的场面,颇有戏剧感!只是到写实油画的部分,才可以清晰看到中国买家的参与,拍卖师会混杂用中文报价,现场的中国买家也有举牌,委托席也是中文的对话了。

  总之,此次拍卖基本再次稳定了中国当代高端市场的局面。西方买家的积极参予,让大家看到中国当代艺术正在一步步确实向广泛的国际市场前行。这样的情景,一如之前市场专业人士的看法,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买盘还是以西方买家为大宗,中国买家对当代艺术的看法并没有如北京市场所炒的如此大热大火。

  在拍卖的过程里,第一个小高潮是Lot12曾梵志的面具系列作品。拍卖官司徒河伟从10万美金开始叫价,现场有两位西方买家,还有2个电话竞投。4组人轮番“上楼梯”,自然爬得很快。到了40万美元的时候,过程突然慢下来……最后是被电话竞投106号买家买走,落槌42万美元,成交价是504,000美元,这个价格也让曾梵志首度挤入纽约苏富比今年春拍十大天价第8名。

  张晓刚上午有6件拍卖,5件成交,1件流标。最引人注目的当然是Lot21〈血缘系列:三位同志〉。但是整个过程很短,只有3个电话委托竞投,全是接通苏富比讲英文的工作人员。最后以185万美元落槌,加上佣金2,112,000美元,这又大大刷新他的记录,更是整场拍卖的最高价!当司徒河伟最后确认是0145号买家竞得后,现场响起一片掌声。其它作品也都在估价内成交。然而,Lot20〈儿子〉流标,现场一片哗然。虽然这幅作品不错,但是估价35到55万美元,有些高了!留给竞价者的空间很小。另外,图录上的来源是欧洲私人收藏(Provenance: Private Collection,Europe),听起来没有其它作品那么确凿清晰,比如Lot21〈血缘系列:三位同志〉,现在的委托人曾经是从香港汉雅轩Hanart TZ画廊购得(细心的买家其实可从纽约苏富比春拍图录中看到,很多拍品几乎都是从香港汉雅轩所买得的,数量之多也太可观)。而且,Lot20也没有展览纪录。可见,在当代板块中,来源和展览纪录也已是非常重要。下午的5件张晓刚,也在估价内快速成交。所以,11件张晓刚,9件成交,2件流标。但是整体来讲,张晓刚在这次春拍的市场表现仍旧精采,十大高价个人就占了五个名次。

  下一个高潮是岳敏君的〈金鱼〉。这幅作品估价50到70万美金。但是现场3个西方电话竞投,让这轮拉力赛显得格外漫长。司徒河伟从40万美元开始叫价,一路到60万美元时,有一个电话竞投退出。还剩两位,却都志在必得。竞价慢慢逼近100万美元,现场有些开始骚动……当达到100万美元时,又是一片掌声。但比赛还没有结束,你来我往的“爬楼梯”100万之后略显缓慢,却依然坚持,直到120万美元。大家终于舒了口气, 0006号买家,120万美元落槌,成交价为1,384,000美元,同时这也是整场第二高价拍品。

  进入中国当代写实主义的拍卖板块,情形明显开始转变。因为,拍卖官司徒河伟时不时地用中文开始报价了,“10万,10万是您的”,“22万,22万还有加价的吗”。电话竞投的,则几乎是张晓明和苏富比上海代表汪洁在忙,司徒河伟好几次都说“Thank you,Xiaoming”,“Thank you, Wangjie”。因为她们电话那边的买家竞标成功。Lot87王沂东〈沂河水〉,被作为本场非常重要的作品在拍卖大厅内悬挂展示。竞标的也是华人,最后以801,600美元成交,它也是整场第五高价拍品。王沂东作品的胜出,至少也保住中国写实绘画在纽约拍场的基本盘。最跌破眼镜的则是Lot108冷军的经典作品〈五角星〉,大大超出估价的35到45万美元,而是以1,216,000美元成交,也就是3倍于估价!写实油画结束后,上午的拍卖终于在中午1点画上圆满句号。

  下午2点,第二部分的拍卖准时开始。大部分是装置、雕塑和摄影。这时候在场的中国人就更少了些,基本就剩西方的客人了。而且大家经过上午的高强度刺激,下午已经都非常疲惫,彷佛连拍卖师都加快节奏,希望尽早拍完,怕大家的身体吃不消。从Lot.237至Lot.286都是摄影拍品,50件拍品,质地显著都不理想,成绩当然都七零八落,一扫去年摄影拍品的风光亮丽。向来是拍卖常胜军的张洹,这场拍卖倒是收敛许多,3件拍品分别以21,000、31,200、18,000美元成交,价格完全无法同日而语。张洹败下阵来,王庆松也不见得逃得过。去年秋拍他的〈跟我学〉拿下318,400美元摄影高价。这次3件作品只成交2件,Lot.252〈老栗夜宴图〉估价50,000-70,000美元,以96,000美元成交,情况一样是惨。Lot.257张晓刚三件一组〈描述:手写的回忆〉影像作品,并没有因为隐于期间而遭忽略,估价45,000-65,000美元,但是却能以168,000美元成交。Lot.258宋冬〈用水写时间〉96张为一组的照片,估价在25,000-35,000美元,最后以36,000美元成交。至于,台湾艺术家吴天章作品惨遭流标收场。比较可提的是,Lot.68冯梦波〈下一个鹰巢〉录像作品,以低价30,000美元成交,尽管拍卖价格不高,可是录像市场颇有延续去年秋拍后的注意力,的确让人欣慰。Lot.139洪东禄〈太极〉灯箱作品,成交价20,400美元,一样都是在低价飞过。

  一天的辛苦拍卖终于在下午快5点的时候收场。解脱。从整体表现来看,纽约苏富比在拍品的选项上,还是让人看不出这场拍卖会提出什么观点,311件的拍品,虽然拍品量激增,成交总金额也有成长,但是作品的内容很明显让现场买家觉得行货充斥,外国买家坦承说,现在好的作品,也不见得藏家愿意拿出来,普遍都有守住好作品的迹象,当然就会让拍卖公司尽是些行货。纽约马勃乐画廊负责华人艺术***就也提到,Lot.109刘小东〈做梦〉照理讲应该能够拍到个1、200万人民币是没问题的,怎会拍到17万美元就惨遭流标呢?这实在很不能够令人理解。只是,在这场攸关今年华人艺术市场风向球的拍卖会当中,名家作品还是支撑整个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大盘面,而西方买家在巩固这个盘面的投入,确实是个不争的事实,外界倒不需要再对这个可信度抱持过多的怀疑,反而中国买家在这波的市场变化里,还是比较看不到多么具体的强大购买力,当天现场除了邓文迪买了不少之外,中国买家的表现是极有限。另外,今年现场不复再见画廊经纪人充斥的场面,当然也就没有看到过于顶价的情况,真正的买家的显著多了起来,这都可说是非常好的现象。拍卖是结束了,但相对之下,拍卖的连锁反映估计才刚刚开始。

(Lot87王沂东 《沂河水》)

  2007年春季纽约苏富比中国当代艺术拍卖,3月21日上午10点在“众目睽睽”之下正式开拍,311件拍品,达到76%成交率,总成交金额为25,348,600美元(2006年春季的总成交金额为13,228,960美元、秋季为18,165,920美元)。因为2006年春季首拍的爆棚状况轰动一时,让纽约苏富比的中国当代拍卖备受关注。而2006年秋季的拍卖,虽然只相隔一季,但场面却已经冷静很多。好的买得好,一般的就少人问津。之前的一热一冷,让大家格外期待07年春天的这第一拍。结果是什么样?接下来的香港和北京、上海,可都等着呢。所以,纽约苏富比此次也格外重视拍前的预热工作,在18和19日两天的晚上连续举行预展酒会,请客人们暖暖身,提提神,摩拳擦掌进入状态。酒会上的客人,西方的占了大部分,说中文的中国人并不多。

  21日的拍卖,气氛冷静而紧张。现场依然是金发碧眼的西方人占多数,中国人甚至没有一半;仔细看有赵旭与北京保利的工作团队、林松、唐炬、马芝安。而后来的观察发现,现场举牌的人也并不多(中国人更少)。高价作品几乎都是电话竞投者买走,尤其是苏富比说英文的电话委托席的工作人员格外忙碌。可以推测,电话那边的客人也是说英文的西方买家吗?怪不得他们电话委托要设置20余个席位,除了拍卖厅出口的那边空出来,其余三面都是委托席环绕。在上午的重要作品拍卖时段,一度出现现场看客齐刷刷看委托席之间英文竞价的场面,颇有戏剧感!只是到写实油画的部分,才可以清晰看到中国买家的参与,拍卖师会混杂用中文报价,现场的中国买家也有举牌,委托席也是中文的对话了。

  总之,此次拍卖基本再次稳定了中国当代高端市场的局面。西方买家的积极参予,让大家看到中国当代艺术正在一步步确实向广泛的国际市场前行。这样的情景,一如之前市场专业人士的看法,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买盘还是以西方买家为大宗,中国买家对当代艺术的看法并没有如北京市场所炒的如此大热大火。

  在拍卖的过程里,第一个小高潮是Lot12曾梵志的面具系列作品。拍卖官司徒河伟从10万美金开始叫价,现场有两位西方买家,还有2个电话竞投。4组人轮番“上楼梯”,自然爬得很快。到了40万美元的时候,过程突然慢下来……最后是被电话竞投106号买家买走,落槌42万美元,成交价是504,000美元,这个价格也让曾梵志首度挤入纽约苏富比今年春拍十大天价第8名。

  张晓刚上午有6件拍卖,5件成交,1件流标。最引人注目的当然是Lot21〈血缘系列:三位同志〉。但是整个过程很短,只有3个电话委托竞投,全是接通苏富比讲英文的工作人员。最后以185万美元落槌,加上佣金2,112,000美元,这又大大刷新他的记录,更是整场拍卖的最高价!当司徒河伟最后确认是0145号买家竞得后,现场响起一片掌声。其它作品也都在估价内成交。然而,Lot20〈儿子〉流标,现场一片哗然。虽然这幅作品不错,但是估价35到55万美元,有些高了!留给竞价者的空间很小。另外,图录上的来源是欧洲私人收藏(Provenance: Private Collection,Europe),听起来没有其它作品那么确凿清晰,比如Lot21〈血缘系列:三位同志〉,现在的委托人曾经是从香港汉雅轩Hanart TZ画廊购得(细心的买家其实可从纽约苏富比春拍图录中看到,很多拍品几乎都是从香港汉雅轩所买得的,数量之多也太可观)。而且,Lot20也没有展览纪录。可见,在当代板块中,来源和展览纪录也已是非常重要。下午的5件张晓刚,也在估价内快速成交。所以,11件张晓刚,9件成交,2件流标。但是整体来讲,张晓刚在这次春拍的市场表现仍旧精采,十大高价个人就占了五个名次。

  下一个高潮是岳敏君的〈金鱼〉。这幅作品估价50到70万美金。但是现场3个西方电话竞投,让这轮拉力赛显得格外漫长。司徒河伟从40万美元开始叫价,一路到60万美元时,有一个电话竞投退出。还剩两位,却都志在必得。竞价慢慢逼近100万美元,现场有些开始骚动……当达到100万美元时,又是一片掌声。但比赛还没有结束,你来我往的“爬楼梯”100万之后略显缓慢,却依然坚持,直到120万美元。大家终于舒了口气, 0006号买家,120万美元落槌,成交价为1,384,000美元,同时这也是整场第二高价拍品。

  进入中国当代写实主义的拍卖板块,情形明显开始转变。因为,拍卖官司徒河伟时不时地用中文开始报价了,“10万,10万是您的”,“22万,22万还有加价的吗”。电话竞投的,则几乎是张晓明和苏富比上海代表汪洁在忙,司徒河伟好几次都说“Thank you,Xiaoming”,“Thank you, Wangjie”。因为她们电话那边的买家竞标成功。Lot87王沂东〈沂河水〉,被作为本场非常重要的作品在拍卖大厅内悬挂展示。竞标的也是华人,最后以801,600美元成交,它也是整场第五高价拍品。王沂东作品的胜出,至少也保住中国写实绘画在纽约拍场的基本盘。最跌破眼镜的则是Lot108冷军的经典作品〈五角星〉,大大超出估价的35到45万美元,而是以1,216,000美元成交,也就是3倍于估价!写实油画结束后,上午的拍卖终于在中午1点画上圆满句号。

  下午2点,第二部分的拍卖准时开始。大部分是装置、雕塑和摄影。这时候在场的中国人就更少了些,基本就剩西方的客人了。而且大家经过上午的高强度刺激,下午已经都非常疲惫,彷佛连拍卖师都加快节奏,希望尽早拍完,怕大家的身体吃不消。从Lot.237至Lot.286都是摄影拍品,50件拍品,质地显著都不理想,成绩当然都七零八落,一扫去年摄影拍品的风光亮丽。向来是拍卖常胜军的张洹,这场拍卖倒是收敛许多,3件拍品分别以21,000、31,200、18,000美元成交,价格完全无法同日而语。张洹败下阵来,王庆松也不见得逃得过。去年秋拍他的〈跟我学〉拿下318,400美元摄影高价。这次3件作品只成交2件,Lot.252〈老栗夜宴图〉估价50,000-70,000美元,以96,000美元成交,情况一样是惨。Lot.257张晓刚三件一组〈描述:手写的回忆〉影像作品,并没有因为隐于期间而遭忽略,估价45,000-65,000美元,但是却能以168,000美元成交。Lot.258宋冬〈用水写时间〉96张为一组的照片,估价在25,000-35,000美元,最后以36,000美元成交。至于,台湾艺术家吴天章作品惨遭流标收场。比较可提的是,Lot.68冯梦波〈下一个鹰巢〉录像作品,以低价30,000美元成交,尽管拍卖价格不高,可是录像市场颇有延续去年秋拍后的注意力,的确让人欣慰。Lot.139洪东禄〈太极〉灯箱作品,成交价20,400美元,一样都是在低价飞过。

  一天的辛苦拍卖终于在下午快5点的时候收场。解脱。从整体表现来看,纽约苏富比在拍品的选项上,还是让人看不出这场拍卖会提出什么观点,311件的拍品,虽然拍品量激增,成交总金额也有成长,但是作品的内容很明显让现场买家觉得行货充斥,外国买家坦承说,现在好的作品,也不见得藏家愿意拿出来,普遍都有守住好作品的迹象,当然就会让拍卖公司尽是些行货。纽约马勃乐画廊负责华人艺术***就也提到,Lot.109刘小东〈做梦〉照理讲应该能够拍到个1、200万人民币是没问题的,怎会拍到17万美元就惨遭流标呢?这实在很不能够令人理解。只是,在这场攸关今年华人艺术市场风向球的拍卖会当中,名家作品还是支撑整个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大盘面,而西方买家在巩固这个盘面的投入,确实是个不争的事实,外界倒不需要再对这个可信度抱持过多的怀疑,反而中国买家在这波的市场变化里,还是比较看不到多么具体的强大购买力,当天现场除了邓文迪买了不少之外,中国买家的表现是极有限。另外,今年现场不复再见画廊经纪人充斥的场面,当然也就没有看到过于顶价的情况,真正的买家的显著多了起来,这都可说是非常好的现象。拍卖是结束了,但相对之下,拍卖的连锁反映估计才刚刚开始。

(张晓刚 《血缘系列》)

  2007年春季纽约苏富比中国当代艺术拍卖,3月21日上午10点在“众目睽睽”之下正式开拍,311件拍品,达到76%成交率,总成交金额为25,348,600美元(2006年春季的总成交金额为13,228,960美元、秋季为18,165,920美元)。因为2006年春季首拍的爆棚状况轰动一时,让纽约苏富比的中国当代拍卖备受关注。而2006年秋季的拍卖,虽然只相隔一季,但场面却已经冷静很多。好的买得好,一般的就少人问津。之前的一热一冷,让大家格外期待07年春天的这第一拍。结果是什么样?接下来的香港和北京、上海,可都等着呢。所以,纽约苏富比此次也格外重视拍前的预热工作,在18和19日两天的晚上连续举行预展酒会,请客人们暖暖身,提提神,摩拳擦掌进入状态。酒会上的客人,西方的占了大部分,说中文的中国人并不多。

  21日的拍卖,气氛冷静而紧张。现场依然是金发碧眼的西方人占多数,中国人甚至没有一半;仔细看有赵旭与北京保利的工作团队、林松、唐炬、马芝安。而后来的观察发现,现场举牌的人也并不多(中国人更少)。高价作品几乎都是电话竞投者买走,尤其是苏富比说英文的电话委托席的工作人员格外忙碌。可以推测,电话那边的客人也是说英文的西方买家吗?怪不得他们电话委托要设置20余个席位,除了拍卖厅出口的那边空出来,其余三面都是委托席环绕。在上午的重要作品拍卖时段,一度出现现场看客齐刷刷看委托席之间英文竞价的场面,颇有戏剧感!只是到写实油画的部分,才可以清晰看到中国买家的参与,拍卖师会混杂用中文报价,现场的中国买家也有举牌,委托席也是中文的对话了。

  总之,此次拍卖基本再次稳定了中国当代高端市场的局面。西方买家的积极参予,让大家看到中国当代艺术正在一步步确实向广泛的国际市场前行。这样的情景,一如之前市场专业人士的看法,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买盘还是以西方买家为大宗,中国买家对当代艺术的看法并没有如北京市场所炒的如此大热大火。

  在拍卖的过程里,第一个小高潮是Lot12曾梵志的面具系列作品。拍卖官司徒河伟从10万美金开始叫价,现场有两位西方买家,还有2个电话竞投。4组人轮番“上楼梯”,自然爬得很快。到了40万美元的时候,过程突然慢下来……最后是被电话竞投106号买家买走,落槌42万美元,成交价是504,000美元,这个价格也让曾梵志首度挤入纽约苏富比今年春拍十大天价第8名。

  张晓刚上午有6件拍卖,5件成交,1件流标。最引人注目的当然是Lot21〈血缘系列:三位同志〉。但是整个过程很短,只有3个电话委托竞投,全是接通苏富比讲英文的工作人员。最后以185万美元落槌,加上佣金2,112,000美元,这又大大刷新他的记录,更是整场拍卖的最高价!当司徒河伟最后确认是0145号买家竞得后,现场响起一片掌声。其它作品也都在估价内成交。然而,Lot20〈儿子〉流标,现场一片哗然。虽然这幅作品不错,但是估价35到55万美元,有些高了!留给竞价者的空间很小。另外,图录上的来源是欧洲私人收藏(Provenance: Private Collection,Europe),听起来没有其它作品那么确凿清晰,比如Lot21〈血缘系列:三位同志〉,现在的委托人曾经是从香港汉雅轩Hanart TZ画廊购得(细心的买家其实可从纽约苏富比春拍图录中看到,很多拍品几乎都是从香港汉雅轩所买得的,数量之多也太可观)。而且,Lot20也没有展览纪录。可见,在当代板块中,来源和展览纪录也已是非常重要。下午的5件张晓刚,也在估价内快速成交。所以,11件张晓刚,9件成交,2件流标。但是整体来讲,张晓刚在这次春拍的市场表现仍旧精采,十大高价个人就占了五个名次。

  下一个高潮是岳敏君的〈金鱼〉。这幅作品估价50到70万美金。但是现场3个西方电话竞投,让这轮拉力赛显得格外漫长。司徒河伟从40万美元开始叫价,一路到60万美元时,有一个电话竞投退出。还剩两位,却都志在必得。竞价慢慢逼近100万美元,现场有些开始骚动……当达到100万美元时,又是一片掌声。但比赛还没有结束,你来我往的“爬楼梯”100万之后略显缓慢,却依然坚持,直到120万美元。大家终于舒了口气, 0006号买家,120万美元落槌,成交价为1,384,000美元,同时这也是整场第二高价拍品。

  进入中国当代写实主义的拍卖板块,情形明显开始转变。因为,拍卖官司徒河伟时不时地用中文开始报价了,“10万,10万是您的”,“22万,22万还有加价的吗”。电话竞投的,则几乎是张晓明和苏富比上海代表汪洁在忙,司徒河伟好几次都说“Thank you,Xiaoming”,“Thank you, Wangjie”。因为她们电话那边的买家竞标成功。Lot87王沂东〈沂河水〉,被作为本场非常重要的作品在拍卖大厅内悬挂展示。竞标的也是华人,最后以801,600美元成交,它也是整场第五高价拍品。王沂东作品的胜出,至少也保住中国写实绘画在纽约拍场的基本盘。最跌破眼镜的则是Lot108冷军的经典作品〈五角星〉,大大超出估价的35到45万美元,而是以1,216,000美元成交,也就是3倍于估价!写实油画结束后,上午的拍卖终于在中午1点画上圆满句号。

  下午2点,第二部分的拍卖准时开始。大部分是装置、雕塑和摄影。这时候在场的中国人就更少了些,基本就剩西方的客人了。而且大家经过上午的高强度刺激,下午已经都非常疲惫,彷佛连拍卖师都加快节奏,希望尽早拍完,怕大家的身体吃不消。从Lot.237至Lot.286都是摄影拍品,50件拍品,质地显著都不理想,成绩当然都七零八落,一扫去年摄影拍品的风光亮丽。向来是拍卖常胜军的张洹,这场拍卖倒是收敛许多,3件拍品分别以21,000、31,200、18,000美元成交,价格完全无法同日而语。张洹败下阵来,王庆松也不见得逃得过。去年秋拍他的〈跟我学〉拿下318,400美元摄影高价。这次3件作品只成交2件,Lot.252〈老栗夜宴图〉估价50,000-70,000美元,以96,000美元成交,情况一样是惨。Lot.257张晓刚三件一组〈描述:手写的回忆〉影像作品,并没有因为隐于期间而遭忽略,估价45,000-65,000美元,但是却能以168,000美元成交。Lot.258宋冬〈用水写时间〉96张为一组的照片,估价在25,000-35,000美元,最后以36,000美元成交。至于,台湾艺术家吴天章作品惨遭流标收场。比较可提的是,Lot.68冯梦波〈下一个鹰巢〉录像作品,以低价30,000美元成交,尽管拍卖价格不高,可是录像市场颇有延续去年秋拍后的注意力,的确让人欣慰。Lot.139洪东禄〈太极〉灯箱作品,成交价20,400美元,一样都是在低价飞过。

  一天的辛苦拍卖终于在下午快5点的时候收场。解脱。从整体表现来看,纽约苏富比在拍品的选项上,还是让人看不出这场拍卖会提出什么观点,311件的拍品,虽然拍品量激增,成交总金额也有成长,但是作品的内容很明显让现场买家觉得行货充斥,外国买家坦承说,现在好的作品,也不见得藏家愿意拿出来,普遍都有守住好作品的迹象,当然就会让拍卖公司尽是些行货。纽约马勃乐画廊负责华人艺术***就也提到,Lot.109刘小东〈做梦〉照理讲应该能够拍到个1、200万人民币是没问题的,怎会拍到17万美元就惨遭流标呢?这实在很不能够令人理解。只是,在这场攸关今年华人艺术市场风向球的拍卖会当中,名家作品还是支撑整个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大盘面,而西方买家在巩固这个盘面的投入,确实是个不争的事实,外界倒不需要再对这个可信度抱持过多的怀疑,反而中国买家在这波的市场变化里,还是比较看不到多么具体的强大购买力,当天现场除了邓文迪买了不少之外,中国买家的表现是极有限。另外,今年现场不复再见画廊经纪人充斥的场面,当然也就没有看到过于顶价的情况,真正的买家的显著多了起来,这都可说是非常好的现象。拍卖是结束了,但相对之下,拍卖的连锁反映估计才刚刚开始。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