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砚朝专访:绘画的核心还是解决审美问题

TIME|2011-06-24 14:45:40
40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韩砚朝专访现场

深圳文艺网:中国当代美术创作方法论,经历了几个重要的转折,文革前的文艺路线是一个政治挂帅、艺术为政治服务的年代。文革后整个文化艺术界思想逐渐被解放,从无名画会,星星画展,八五美术思潮等等,激活了整个中国的美术界,以至于出现了后来诸如政治波谱、玩世、艳俗、卡通一代,新卡通一代等等不同的艺术流派。由于近些年活跃的艺术市场,进一步刺激中国新艺术运动,大家在追求学术创新的同时,也创造了一个新的专有名词,那就是当代艺术。作为观念艺术形态的当代艺术,已经发展到了什么材料都可以做艺术,什么人都可以成为艺术家的今天,绘画,这一门经典而古老的艺术形态,它又会走向何方呢?

今天我们请到嘉宾是青年画家韩砚朝先生。您好韩老师,我在开篇也讲到在当代艺术氛围当中,绘画是非常古老而经典的艺术形式,但是有人说,绘画已经死了,可是您为什么还要继续选择绘画作为你的艺术表达形式呢?您对此有什么解释?

韩砚朝:我个人觉得绘画不是已经死了,而是我觉得是变得更难了,更困难,这种艺术形态存在几千年,几千年下来有那么多伟大的艺术家做了那么多的艺术实验,对于很多艺术家来讲,绘画的各种可能性都已经被挖掘尽了,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觉得只有没有再创新能力的艺术家,如果对于有创新能力的艺术家来讲,绘画是没有死的。

深圳文艺网:韩老师我注意到您的作品当中,是大量采取水和石头作为你的创作对象,你想通过水和石头来表达什么样的意义呢?

韩砚朝:水和石头是我的一个阶段性作品,比如说在这个阶段我要去把水和石头作为我要表达的一个对象,但是我的核心在那里呢?我的核心其实是毁灭感、不可知和虚无主义。但是我觉得可以从不同的层面上去讲,如果是从一个最浅的一个层面上去讲,你仅仅就把它看成一个海景画我觉得也没有问题,从另外一些层次上讲,我觉得可以把这个石头或者是水看成一定的隐喻,把它作为社会领域的一个化身也行,我觉得水有非常多的一些跟我们社会跟人性当特别相似的一些东西。我想以这个东西去切入,我觉水它是一个非常充满矛盾的一个物体,它可以非常婉约,像一个女孩子一样特别婉约,但是它也可以像一个暴君一样,特别狂野,所以我觉得它充满矛盾,而这种矛盾充满美感。我觉得它也有它独特的个性,在中国哲学里面,比如说我们中国古人,经常用水来比喻人,或者把水作为我们人生修炼的一个最高境界。心经里面有一段很著名的话叫“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我觉得这一段来形容水是最贴切的,因为它来自于何方?然后它去向那里?比如说一杯水,我们看着它可能消失掉了,被蒸发掉了,但是它其实蒸发到空中最后下雨又回到地面,所以它是不增不减的。在这种状态,我觉得充满了禅意,所以我觉得它(水)是一种境界。还有一个作为社会隐喻的一个化身,水,我们看上去,能够看到它的一个表面,不管是波澜壮阔也好,还是平静如水也好,它都是一个表面,我觉得其实像我们的社会,我们天天看到这样那些的东西,比如说我们看到一件产品在超市里面卖,我们看见了,我们以为我们看到了,但是这样的一个产品是怎么生产出来的,我们其实一无所知,我们看见很多很多的人,我们能够看到他们的样子,但是我们无法去了解他们的思想,我们看到我们的领导每天在新闻里面讲那样的话,但是他们究竟在做一些什么事情我们未必真的很清楚,就好象我长时间凝望大海,或者是凝望一个湖面,我们能够看到它表面的波浪,看到它一次一次拍向岸边的浪花,但是我们永远不知道海里面究竟隐藏着怎么样深沉的一些危机,在平静的水面下究竟有多少暗流在涌动,所以我觉得水特象是一个社会的隐喻。

深圳文艺网:就是艺术似乎是一种道可道非常道的那种感觉。

韩砚朝:我觉得艺术作品当中有一些说不清楚的东西,就是这样的一些东西,我觉得才让艺术变得更高级。

深圳文艺网:我还留意到您的作品有一个特色,主要颜色就是黑和白,您为什么选择这样两个非常极端的颜色作为你主要的色调呢?

韩砚朝:我觉得像我的绘画,你把它作为一个风景画看它完全没有问题,它就像一张黑白照片,然后它是一个海景绘画,但是我为什么要用黑和白?如果你用蓝色去画天、用蓝色去画海我觉得它真就成为一个海景画,我觉得去掉颜色以后,它跟现实拉开了一点点距离,然后跟我们的内心会更接近,它更感觉像我们内心的一道风景。另外从语言上来讲,黑白跟中国的文化有联系,我一直想我的作品既跟世界发生某种关系,同时又跟我们自己的文化发生一种关系,我的绘画里面这种色彩过度其实很像水墨,跟水墨有一种文化上的一种传承关系。我一直希望我的作品通过写实描绘这扇门进去,从抽象那扇门出来。

深圳文艺网:您现在的创作,既结合了中国水墨精神和中国哲学的理念,又结合油画语言,你想通过这种创作,来解决一些什么样的问题呢?

韩砚朝:其实我觉得还是要解决绘画本身的问题,我觉得刚才你在讲绘画已经死了,究竟你如何去证明它没有死,它如何焕发一种新的魅力,因为我们现在不可能像安格尔那样去画画,我们也不可能像凡高那样去画画,我们也不可能像毕加索那样去画画,那么我们还能怎么画?这对于个人来讲是一个特别大的挑战,正因为这样的挑战我觉得它的难度非常高,所以说我觉得,它才特别High. 就像一个朋友说的:画画是在玩极限运动。

深圳文艺网:难度越高,达到之后你的成就感就越高?

韩砚朝:我其实也实验过其他的方式,装置影像也做过,但是后来我觉得还是绘画这种挑战是最大的,因为那些东西,当新鲜感消失之后还剩下什么呢?其实很多东西都不剩下了,艺术我始终认为,它是一个由技入道的一个东西,我不认为人人都能成为艺术家,建立自己的学术系统并不容易。

深圳文艺网:你的绘画总让人有些未知的东西、不确定的东西在里面。您是不是觉得世界是不是可知的?

韩砚潮:我肯定认为这个世界是不可知的,因为你的认识是非常有限。就好象今天我们要探讨一个艺术问题,其实很难把它讲清楚,我除了水的系列之外还有其他的一些作品,都是表现我们自己和这个世界之间的一种距离和隔阂,这种隔阂其实就代表了在隔阂之外的另外一个世界你是不可知的,所以就好象我们刚才讲到,对我们周围有一些事情我们能够看见其实我们并不了解,我觉得世界对我来讲是不可知的,但是可以知道一件事情就是,世界是要毁灭的,所以说我觉得,我画了那么多的像石头这些东西,其实是充满了一种毁灭感,就是说它可能是地球被撞击之后的碎片,或者是正在飞向地球的一个大陨石,我觉得要把这种毁灭感传递出来,让我们知道我们世界是有尽头的,不是没有尽头的。

深圳文艺网:世界是有尽头,但是您的创作冲动是没有尽头的,我可以这么说吧?

韩砚朝:也许。

深圳文艺网:最近知道您的作品卖得不错,您是希望观赏者是以什么样的态度来欣赏你的作品?

韩砚朝:我觉得从最简单的一个层面讲,把它纯粹当成一幅好看的风景画,或者是海景画,也没有问题,如果作更深入的文化上的研究,也可以,《红楼梦》把它当一部才子佳人的爱情小说它当然成立,把它作为一部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去做研究它也成立,好的作品我始终觉得可以做多层次解读,每一个层次上的解读都没有问题的作品才是好作品。

深圳文艺网:那您有没有对您未来的创作有有一个大体的一些框架和设计?

韩砚朝:当然有,我会继续一个传说。

深圳文艺网:是关于石头的美丽传说?

韩砚朝:关于人类起源的传说,比如说关于亚特兰蒂斯,关于大洪水,关于诺亚方舟。

深圳文艺网:还是跟水有密切相关的。

韩砚朝:是的,我们人其实跟水有一种特别复杂的关系,我们离不开它,但是它又可以成为毁灭我们的力量,洪水、海啸,它时刻在威胁我们,但我们又离不开它,这样一种关系我觉得特别哲学。

深圳文艺网:我再问您一次,世界是可知的吗?

韩砚潮:当然是不可知的,我是虚无主义者。

深圳文艺网:您就像您作品一样给我们的感觉是不可知的,好!再次谢谢您!谢谢韩老师来到我们的节目!

韩砚朝油画作品<风生水起>

韩砚朝油画作品<风生水起>

韩砚朝油画作品<风生水起>

韩砚朝油画作品<风生水起>

韩砚朝油画作品<风生水起>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