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与默言——写在傅申题斋额书法展及新书发布会前的话

博宝资讯
TIME|2022-09-09 11:12:54
26344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微信图片_20220909104629.png



“毫枯任我笔纵横”——傅申题斋额书法展


时间:9月8日-9月13日  10:00-18:00

  出品人:嵇玮

  学术支持:蒋朝显

  策展人:王羊羽

  地点:嘉德艺术中心  B1层B厅(北京市东城区王府井大街1号)

  无需预约,中秋佳节正常展出。

  [本展览参展作品将于嘉德四季第61期拍卖会进行拍卖,敬请关注]




回眸与默言——写在傅申题斋额书法展及新书发布会前的话     

作者:陆蓉之


  此刻,我正在傅申的病房里,陪伴他一个月来为续命经历着各种的挣扎。

  曾经,我和傅申的身份证上的籍贯注记都是“江苏省南汇县”,我俩的故乡就只有十来分钟的车程。

  我们的缘分,都从台北故宫首任院长蒋复璁博士对我们的偏爱而源起的。傅申是他属意栽培第一代台北故宫人,而我是他送出国留欧的艺术天才儿童,蒋院长对我的期望是成为中国的毕加索。

  蒋院长在退休前夕,将我17岁时创作的40米长、1米高的《东西横贯公路》水墨长卷,捐给了台北故宫。我此生唯一的巨作,才是我追求傅申三年,真正让他缓步与我携手并肩的成功秘笈。

  我和傅申之间的缘分,如果以量子纠缠来隐喻,那么那个神秘的引力中,除了蒋复璁院长,就是五百年来一大千和我与傅申之间各种奇妙的牵连。1945年在上海,我妈妈的5位貌美如花的姐姐郁慕贞、郁慕洁、郁慕娟、郁慕云、郁慕莲,同时拜了张大千为师,当地的报纸以“五美拜大师”为题,以今天标准来看,堪称上了当时社会新闻的热搜。

  然而,在将近20年后,我在台北向张大千行三跪九叩首的拜师礼之后,大千师随手将我的拜帖交给了身边的匡时(匡仲英)负责指导我这个“再传”弟子,因为我的5位姨妈是大风堂的门人,不能乱了辈分。那年,傅申与丁翼在台北拜会张大千时,照片里匡时就刚好在他们身后。而我在9岁时,破例就读师范大学夜间部补校,修人物画的指导老师孙家勤,日后竟成为大风堂弟子,和匡时同时在巴西随伺大千师身侧,这样的辈分关系,坐实了我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成为大风堂的门生。1989年是孙家勤带傅申去到已经是废墟的巴西的八德园,在那里捡到400多方锌版复制的印章(目前仍寄存在美国华盛顿佛利尔美术馆),因为傅申第二任妻子的诬告,对傅申造成很大伤害,当时的过程,我听过孙家勤老师以及傅申以前的秘书安明远的口述,那段婚姻是傅申一生最痛苦的经历。



微信图片_20220909134626.jpg



      傅申一生勤恳、努力,对艺术学问的苦苦探索、追寻,从第一部和他第一任夫人王妙莲博士合著的《书画鉴定研究》、日后陆续发表的《书史与书迹——傅申书法论文集》《书法鉴定:兼怀素自叙帖临床诊断》《张大千的世界》《欧美收藏法书名迹》《元代皇室书画收藏史略》《宋代文人书画评鉴》研究成果,到即将问世的他早年未出版的《黄公望研究》《黄庭坚书法研究》等等,无不苦心孤诣、殚思竭虑,甚至甘冒不韪对中国传统书画真伪求证穷追不舍,为了他心仪五百年来一大千的艺术成就,而亦步亦趋万里追踪,足迹远至印度、阿根廷、巴西、欧洲和美国。他那样对事物的锱铢必较与为求证而不依不饶,除了终获自己学问了得的满足以外,其实,在凡俗的人情世故里,傅申是非常一厢情愿、自以为是的一个书呆子,应对人际关系的低能儿。

  相对于苦学成功的傅申,艺术,于我,是我这辈子活着的呼吸、行旅的脚步,从来理直气壮,笑看寰宇众生,凡事无所眷恋,终致不再欲求。我从小到大的人生,充满了各种奇遇,我的父亲青年时代颇受大书家于右任的赏识,是我父母结婚时的证婚人,所以,我小时候才得以握到大师肥厚柔软如棉花的大手,至今犹如余温在手。苏州画坛的“三吴一冯:吴湖帆、吴待秋、吴子深与冯超然这四位画坛大家,吴子深是我从小学山水画的师父,在我赴比利时留学前夕向他辞行,师父还送我一幅他的山水画留念。原来,傅申和吴子深师亦有交往。我的高中时代在台北故宫实习,所以,经常有机会随着蒋院长接待各方贵客,和许多艺术界的前辈,都有所交集。



微信图片_20220909104741.jpg



  虽然,我和傅申有许多共同认识的友人,但我总是晚他们一辈后生。我们结缡的20余年当中,一直是财务分开、事业独立的两个人,我从不介入、经手他的字画买卖或鉴定。我不过问他在事业上所做的任何决定,一直到他渐渐出现阿兹海默和帕金森症的迹象,以及在我们拍摄《答应你》纪录片期间,我们经常在海外游历,台湾家中不少作品以及不明数量的收藏被盗,再加上有心人士蓄意回避与隐瞒我,私下邀约宴请傅申,带他四处走穴,甚至到深夜才送回。回首过去的种种不堪,使我惊觉自己作为傅申晚年的伴侣,应当更用心去照顾日益返璞归真的这个大小孩。



微信图片_20220909104746.jpg



  在谢稚柳、启功、徐邦达那一辈文人史学家相继离世后,傅申应该是硕果仅存的当下回眸。他们是中国文人艺术最后一代的代言人,翰墨千秋,书为馀事,他们的艺术创作,是学术研究以外的舒心遣怀,他们本身志不在经营,也不是艺术商业市场关注的对象。傅申近年来因为帕金森症而导致他已经难以执笔书写、更无法发声表达,这样一位沉默不语的书画鉴定大家,其实告示了一个时代的终结。



微信图片_20220909104748.jpg



  2020年7月大千先生三子张葆萝(心一)在美国蒙特利的“可以居”病逝,正值赵硕拍摄傅申的纪录片《笔墨究心》正要在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随傅申的个展开幕而首映,傅申和我特地赶到卡梅尔参加葆萝的追思会。不久之前,大千先生的长女张心瑞以95岁高龄在温哥华去世,心瑞的女儿萧岱文和我常有微信往来,知道她悉心照顾母亲多年,得此消息,一再面对一代人的凋零,不胜唏嘘。



微信图片_20220909104754.jpg



  唯一还能感到欣慰的是9月8日-13日在北京嘉德艺术中心将展出《毫枯任我笔纵横-傅申题斋额书法展》,是傅申在晚年病痛折磨下的勉力振书,出现一种不可控的放逸、稚朴风格,这样难以被模仿的书风,对目前完全无法动笔的傅申而言,算是他一生努力成就一代文人史学家的最后绝唱了。傅申最后在北京正式收的弟子蒋朝显,也在他的故乡平顶山张罗“傅陆学艺馆”的设立,以发扬中国文人艺术的精神,并展开唐文化盛世所衍生的国潮艺术。于此同时,9月9日下午在杭州富阳圆缘园将举办王妙莲与傅申合著了半个世纪的《书画鉴定研究》中文版首发,以及上海书画出版社发行的傅申著作全集《黄公望研究》新书发布会,但愿这南北呼应的展览与活动,同时对傅申艺术生涯的回望,对仍在病中挣扎的傅申能够起到振作和鼓励的作用。

  我问傅申老爷,“答应我什么?”

  傅申他说:我要活100岁,100岁还要多一点。



微信图片_20220909104803.png


右起分别是此次展览出品人嵇玮、学术支持蒋朝显、策展人王羊羽。




微信图片_20220909104807.png



 傅申,字君约,1936年12月27日出生于上海浦东新场。7岁时开始习字。1948年随父母迁居台湾,在就读于屏东明正初中时,美术老师张光寅(著名书画家、艺术史家张光宾胞弟)在课余时开始辅导傅申学习书画。

  1959年毕业于台湾师范大学艺术系。在师大求学期间,受教于黄君璧、溥心畬学习国画;大二又追随傅狷夫学画;同时又拜书法大家王壮为为师,学习书法与篆刻。1963年考入台湾私立中国文化学院艺术研究所,师从书法名家张隆延研读中国艺术史,并获硕士学位。1965年进入台北故宫博物院,专事中国古代书画的鉴定与研究。1968年赴美入普林斯顿大学美术研究所深造从方闻先生。1976年以《黄庭坚书〈 张大同卷〉研究》获博士学位。

  傅申历任台北故宫博物院研究员、美国耶鲁大学副教授、佛利尔暨沙可乐美术馆中国美术部主任、台湾大学艺术史研究所教授。现为台北故宫博物院指导委员、台湾大学艺术史研究所兼任教授、北京故宫博物院客座研究员、浙江大学客座教授、中国美术学院古代书画研究中心客座教授、四川张大千研究中心终身顾问。傅申先生主要研究领域是中国古代美术史,在中国书法、绘画史以及书画鉴定方面有很深的造诣,尤其对元代黄公望《富春山居图》及唐怀素《自叙帖》的考证堪称经典,对颜真卿的研究方向也是傅申现在最早确立的,对张大千的研究鉴定更是至今无人超越,出版有《鉴别研究》、《书史与书迹——傅申书法论文集》、《书法鉴定:兼怀素自叙帖临床诊断》、《张大千的世界》、《欧美收藏法书名迹》等众多著作。

各家评论:

  书法方面完全连接了他在书学研究方面的成就。这种学问反哺创作,使得他的书法创作呈现出一种新的境界。如果将他融入到当代中国书画研究的传统和现实中来考察,应该像欣赏徐邦达、谢稚柳先生的晚年创作一样,去看待傅申先生的书法近作,因为这不是一般书法家的作品,它们的背后潜藏着书家在艺术史和书画鉴定方面的学术成就。

                                                                                                      ——国家博物馆副馆长、评论家陈履生

  优入法度,能融宋元明各家的因素,形成自己的精神体貌,小字精雅遒美,大字端严流畅,笔势遒劲而畅达,点画恣肆而严谨,堂堂正正,很少求奇用险,可谓骨强筋健,外耀锋芒,这也许反映了他崇尚的精神品质。至于他近年书写的大幅,更表现出无心求工的苍劲和老辣,充满了饶于阳刚美的豪情。

                                                                                                      ——中央美院教授、美术史论家薛永年

  傅申先生是闻名海内外的学者,我们经常在一起参加学术会议。他是美术师范生出身,得溥儒、黄君璧、王壮为等名师教导,在书法、绘画、篆刻方面都下过功夫。溥儒先生的学生中出了两个大学者一个是江兆申、一个是傅申,都在台北故宫工作过。学术研究之外,江先生不废画笔,傅先生不废书笔。鉴家中出书画家是理所当然的事,自古皆然。古有米芾、柯九思、董其昌,今有启功、徐邦达、谢稚柳等先生。如今这个传统渐渐被忽视了。而傅申则是我们这一辈中佼佼者,他可以说是鉴定家中不多的书画大家。

                                                                                  ——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原上海博物馆书画部主任单国霖

  东海西海,往来一翁。书为馀事,但写心衷。翰墨千秋,砉然会通。云烟过眼,归复婴童。艺林大纛,舍傅谁崇。傅申先生题额书展志贺。

                                                                                   ——华东师范大学古籍研究所教授 、古典文献研究专家丁小明

  有一次我问傅申先生我算不算您的学生,他笑着回答:我们是亦师亦友。我与先生交往大十几年,看他当场写字的场合有多次,有人请他写斋号他总是来者不拒,我也帮过几位朋友找他题斋号,他都欣然提笔,早期篆书斋号也写的好,他为我们近墨堂斋号就是篆书。这些年他不怎麽写篆书了,常以行楷写斋号,晚年的字与他壮年比时时「失控」,但正是这种「失控」使他的书法自由轻松有些随意,这便是孙过庭所言「通会之际,人书俱老」之境界。他最近的一次送我一个「大字歌」长卷,不无得意地写上「林霄喜欢我晚年字」。我告诉他,真的是越晚年写的越高妙。

                                                                                    ——香港近墨堂书法研究基金会主席、著名古书画收藏家林霄

  傅申先生书法,小行书很精,榜书更为人所知。用唐人楷法且更厚重,所见最佳者为在洛杉矶所书“铁足鼎斋”。近年略有所变,奇趣横生,其间之意,略似颜鲁公变王右军也。

                                                                                    ——《宋画全集》欧美卷副主编、古代艺术史研究专家刘九洲








微信图片_20220909104758.jpg




    时间:9月8日-9月13日  10:00-18:00

  出品人:嵇玮

  学术支持:蒋朝显

  策展人:王羊羽

  地点:嘉德艺术中心  B1层B厅(北京市东城区王府井大街1号)

  无需预约,中秋佳节正常展出。

  [本展览参展作品将于嘉德四季第61期拍卖会进行拍卖,敬请关注]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