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钲——板桥故里添佳话 翰墨情缘结相知

博宝资讯
TIME|2023-05-11 15:44:12
727360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艺术家简介


赵钲


1955年生,江苏兴化人,字誉然,号闻轩。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手指画研究会副会长、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全球汉诗总会理事、江苏省诗词协会理事。赵钲擅画猴、芦雁、龙虾、百花,著有《赵钲画集》《画境诗情》《诗书画缘》《百花词画集》等,作品曾在北京、南京、连云港、马鞍山、淮安等地展出,并被广大书画爱好者、博物馆、书画收藏机构、企业等广泛珍藏。





板桥故里添佳话  翰墨情缘结相知


文/陈麟德



  日前,花鸟画家、金陵画猴名家趙钲先生惠寄由陈大羽先生题签的《趙钲诗书画选》一帙,琳琅满目,美不胜收,珍逾拱璧,爱不释手。


      趙钲先生字誉然,号闻轩,系出名门望族,乃祖本宋宗室之裔,家世显赫。先祖允常公自句容徙居兴化,传十三世而生仲辉公,仲辉公即智崇公之尊人。大父智崇公字德斋,晚清秀才、廪生,倡教育,乐善举,擅校注历史、诗词,富字画古董庋藏,读史成癖,以《汉书》下酒为乐。扬州鹾商某公慕其名,聘为西席达二十余年。拙作《昭阳治史源远流长——略论兴化史学家李清、陆廷抡、趙德斋、顾敦福》有详细记载,发表在新华红官方网。


     趙氏家学渊源,德斋公四子皆为骏才:长子汝谦字君愚,次子尔谦字君晦,三子乃谦字君豪,四子若谦字君迈。伯、叔二子诗文尤胜,合作诗集,德斋公亲为题签:《花萼相辉集》民国四年八月二日,并撰序,其文曰:“大儿君愚、三儿君豪,好吟咏,爰命两儿诗稿合聚一册,定名曰《花萼相辉》,取古人友于之爱大被之风也。至次儿君晦、四儿君迈亦皆殷殷向学,时惜分阴。观于此,知我祖父流泽甚长,光远有耀,崇喜惧交集,日加敬慎焉”。





     芝兰玉树,一门俊秀。大伯汝谦先生在江苏法政专门学校毕业(载《民国续修兴化县志·国内大学、专门毕业生姓氏录》后,经普通文官考试及格,在北京政府交通部供职,德隆望重,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获聘中央文史馆馆员。


     二伯尔谦在法国里昂大学哲学系毕业(载《续志·国外大学、专门毕业生姓氏录》)后,转入比利时获鲁文大学哲学博士学位,虔诚天主教。回国后长期在教会学校任教,历任北平辅仁大学、上海震旦大学哲学系教授,兼任罗马天主教在上海出版的时事综合性报纸——《盖世报》总编辑,并被天主教南京教区总主教于斌(字野声)敦聘为秘书,旅法勤工俭学时与周恩来为友。在一次国宴上,总理当着众多硕德耆儒诚邀他归国:“尔谦为什么不回国,要他回来嘛!”后尔谦定居美国新泽西州,客丧他乡。


     三伯乃谦为趙氏昆季中之佼佼者,在上海交通大学读新闻专业时,颇获校长唐文治(号蔚芝)先生之青睐,经常在《申报·自由谈》副刊发表文章,赢得总经理史量才先生的赏识,毕业后即延入《申报》馆任记者。曾应张学良将军之邀,北上沈阳参观访问,其时值皇姑屯事件不久,张作霖新丧,少帅初任东三省保安司令职,内忧频仍,外患空前,东北大地满目疮痍。易帜后的张学良任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顾全大局,忍辱负重,励精图治,防日救国。趙君豪撰《游尘琐记》,讴歌东三省,赞颂张少帅,遂成莫逆。汉卿先生慷慨以浙江莫干山别墅相赠,供其避暑。君豪先生作风严谨,一丝不苟,加之练达老成,擅长交际。除国语外,更娴沪语、粤语,因而左右逢源,游刃有余。旋晋升为编辑部主任,应复旦大学、上海商学院、暨南大学之邀,讲授新闻学,任客座教授。为镇江籍著名银行家陈光甫创办的中国旅行社主编《旅行杂志》。20世纪30至40年代的趙君豪,成为中国新闻界集讲学、主笔、编审、管理于一身的巨擘,成为海内外名记者中之执牛耳者。特别是抗战胜利后,他自渝返沪,出任《申报》总编辑,并被公推为上海记者工会主席,成为上海滩新闻界一呼百应的煊赫人物。抗战前后,两度在《申报》馆任显职,传为报业之佳话。1949年去台南,任《经济时报》总编辑,主办《自由谈》杂志(原名《旅行杂志》)。翌年,任《新生报》副社长兼总经理。世界新闻专科学校、国立政治大学及中国文化学院客座教授。20世纪60年代初,任《新闻报》社社长、发行人。1966年秋因脑卒中病逝于台北。著有《南游十记》、《游尘琐记》、《中国近代报业》、《上海报人之奋斗》、《道东说西》等,首轮《兴化市志·人物》有传。


     乃翁若谦原在上海市教育局工作,抗战军兴,民国二十九年奔赴大后方,往滇缅公路管理局工作,胜利后调江苏省货物税局工作。


     趙钲先生幼即喜书画,后拜兴化绘猴名家乔维良先生为师,乡贤上海复旦大学书画篆刻研究会会长喻蘅教授曾赋诗纪其事并赞其画《题趙钲乡彦画〈得食图〉》:“金风玉露又逢秋,佳果盈枝餍小猴。写出贪馋得食态,乌珠骨碌炯双眸”。邯翁盛赞群猴的眼神,誉其神似。“得食猢狲枝上蹲,看君运笔蕴灵根。昭阳三代传薪者,前有徐乔后趙钲”。追溯兴化绘猴名家的师承。薪尽火传,趙钲先生深得其师乔惟良先生之三昧。乔师何许人?其内侄女——山东省首批语文特级教师、省楹联艺术家协会副主席闵宜学长曾作过恰如其分的评价:“他通外语、习诗词、谙音律,拉一把好胡琴,弹一手好琵琶,画一堂好猴子”。这位声乐丹青无美不备的艺术家,曾为京剧名伶醉丽君(汪砚云)画过一幅《百猴图》:“那猴或坐、或立、或攀山、或临涧、或斗打、或亲昵、或手舞足蹈、或唤友呼朋,如父子,如伉俪,个个活灵活现,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附之以人的生命、人的情愫,真是一幅人间精灵的众生相”。名师出高徒,趙钲先生一脉相承,这本《诗书画选》即为最好的明证。






     《画选》中除画家自作外,还有许多名流时彦的酬唱题词,有南京大学国学大师程千帆的墨宝:“极知书画真有益,每际吟哦兴更豪”。飘逸秀丽,大家手笔!欣赏《画选》时意外发现淮阴师院中文系古代文学教授、延边大学硕士研究生导师、诗人周桂峰先生有七绝二首赠画师:其一,“家与板桥为近邻,学兼诗画性情真。胸中满贮英雄气,拈笔一挥万卉春”。得板桥遗风的沾丐,诗画兼工,为人洒脱,下笔花香鸟语,春意盎然。其二,“不择山旁与水旁,风摧雪虐骨尤刚。寒中却得阳和气,总领三春第一香”。以梅譬人,赞画师品高志洁,雅人深致。《红楼梦》第五十回:“不求大士瓶中露,为乞嫦娥槛外梅”。周教授对画师的评价可谓至矣!《趙钲诗书画选》琳琅满目,美不胜收。以诗言志,以画传神,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诗画相依,互为表里。周教授推屋乌之爱,景仰乡贤板桥燮公,不薄今人爱古人,亦性情中人也。窃以为,趙钲画师的主要成就为:受乡贤板桥诗、书、画三绝之熏陶,传承昭阳绘猴名师乔惟良先生之技艺,追白石老人画虾,仿高其佩探索指头画,又作《花鸟画二十四画品》以芦雁见长。以诗言志,以画传神,诗中有画,画中有诗,数十年如一日,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砥砺前行,探索不已。趙周订交,纯因工作关系。淮安市诗词协会荀德麟会长特邀周桂峰教授到市诗协参与领导工作,主编《淮安诗词》刊物,2018年左右,经常参加省内诗词协会召开的常务理事会。省诗协在凌启鸿会长的带领下,在全省开展创办全国诗词之乡工作,淮安市诗协积极响应,涌现了许多先进单位。诗词六进:进校园、进机关、进社区、进家庭、进景点、进农村,如火如荼,一片歌舞昇平的气象。趙画师自1995年不惑之年受聘为省诗词协会秘书、美编,故能常与周教授一同工作,还到市所属洪泽、盱眙、金湖等地考察。周教授诗、书、画皆工,心仪板桥久之,故志趣相投,相逢恨晚,画师赠以《百花诗画集》两册,周教授遂赋诗相赠。


     如果说趙画师赠周教授梅花图,寓意凌寒之美,周赋诗回赠,惺惺惜惺惺,成一段佳话,那么,我与周教授也有过一次为学术争鸣的佳话,化干戈为玉帛,化唇枪舌剑为握手言欢的佳话,为“双百”方针增一美谈。

     20世纪90年代初,我在《扬州史志》曾发表过一篇学术短札,题为《柳永墓考辨》,力排柳永卒葬襄阳说、枣阳花山说,认定柳永卒京口、葬真州、墓在仪征仙人掌(今胥浦)。其观点主要依据明《隆庆仪真县志·名迹考载》和《嘉庆扬州府志·冢墓》。两年后《江海学刊》发表了署名周桂峰题为《柳永墓在镇江北固山下》,周文指名道姓与我商榷,观点针锋相对,其依据为《万历镇江府志》和《光绪重修丹徒县志》。周文与拙文旗鼓相当,各执一词。为了探求柳墓究在何处?我埋首于玉山策府之中,企望找到柳墓在仪征仙人掌的依据。皇天不负苦心人,果然,在王士禛《分甘余话》中找到:“相传柳耆卿卒于京口,王和甫葬之,今仪征西地名仙人掌有柳墓,则是葬于真州,非润州也”。王士禛在《真州绝句》中又一次提到“残月晓风仙掌路,何人为吊柳屯田”。还在“残月”二句下自注:“柳耆卿墓在城西仙人掌”。柳永卒京口,又为何葬真州?关于这一点,王士禛在《池北偶谈·谈异·柳耆卿墓》亦已作出解释:“仪征县西地名仙人掌,有柳耆卿墓。按《避暑录话》:‘柳死旅,殡润州僧寺。王和甫为守,出钱葬之’。真、润地相接,或即和甫所卜兆也。予真州诗云:‘残月晓风仙掌路,何人为吊柳屯田’”。嗣后在《带经堂诗话》里再次申述:“柳七葬真州仙人掌,仆尝有诗云:‘残月晓风仙掌路,何人为吊柳屯田’”。渔洋博学多识,交游甚广,曾在扬州任推官五年,多次行役白下、京口、真州之间,对这一地区的掌故知之甚详。他一直认定柳墓在真州,绝非臆造,必有所据。柳墓在真州,不特频频见诸王士禛之诗文,稍后于王士禛的清代著名诗人沈德潜在《七律·过真州》中也写过“晓风残月屯田墓”,足可与渔洋诗文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看来王士禛、沈德潛都是首肯柳墓在仪征仙人掌的,于是我引经据典,写了《柳永墓再考辨——答周桂峰先生》,寄往《江海学刊》,讵料编者复函称“二说并存,本刊不拟再作讨论”,未刊出。此文后来在《扬州教育学院学报》付梓,然意犹未尽,我又写了《柳永卒、葬地之争述评》发表在《盐城师范学院学报》上,后辑入中国知网,未见周桂峰先生在报刊上对拙见持异议,此文后辑入拙著《幽寒集》。以后的十五年里,与周无由谋面。2007年10月,我应邀参加由江苏省明清小说研究会和淮阴师院中文系主办的“明清小说与地域文化研究会”,下榻淮阴师院培训中心,无意中得知多年前与我为柳永墓究在何处进行学术之争的周桂峰先生,竟是淮阴师院中文系主任,虽然神交已久,识荆后彼北深感相见恨晚。想不到在党十七大胜利召开的大喜大庆的日子里,我们有幸握手言欢,一起交流学术研究成果。在晚宴上,周教授两次举杯邀我干杯,觥筹交错,主客开颜,其乐融融,堪称佳话。兴化诗词协会副会长趙念葆先生获知此事后赋七绝相赠:“先生不愧是书痴,翰墨情缘柳永词。十五年来未谋面,一朝聚首结相知”。我虽年届迟暮,也深深为淮安之行得与文友结为相知而欣慰不已。有生之年,将为繁荣学术研究贡献自己的一切力量。但得夕阳无限好,何须惆怅近黄昏。









关 / 于 / 我 / 们




        北京千渡网讯科技有限公司(博宝艺术网),成立于2006年,深耕书画艺术品线上交易,自2016年开启了全民艺术新时代,它以弘扬中国传统文化为理念,以飞速发展的网络科技为媒介,使得中国现当代艺术得到更好的传播和传承。公司践行“让艺术品走进千家万户”的宗旨,坚守“绝不以假乱真,绝不以次充好”的经营理念,致力于通过互联网手段,让艺术品从小众市场走向大众市场,在培育大众美育的基础上让艺术品进入真正的艺术消费市场。




   关注我们  


(更多信息:关注艺品万家公众号)




(商务合作,业务咨询 扫二维码)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返回顶部